一年级孩子识字量达到3451个,红湖路小学的字经识字养出“识字大王”

任文林 金华晚报

金华晚报2月26日消息 记者 任文林

俗话说“人生聪明识字始”。

对于处在人生懵懂期的一年级小朋友来说,识字、认字是开启精彩人生的必要旅程,是孩子们学习知识、开发潜能的重要环节。

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到底掌握多少汉字才足够?

在一次识字比赛中,市区红湖路小学一(2)班的学生吴睿宸以识字3451个夺冠。经过半年的字经识字实证,该校一年级孩子平均识字1293.5个,大大超过“认300字”的教材要求。

“停课不停学”期间,那些识字多的孩子优势明显,他们拿起书本就能安静阅读,快速适应当下的大阅读要求。那么,字经识字到底有什么秘诀?

一年级不学拼音,先识字

郑新启有着30多年的教龄,曾在多所学校任教,从小学低段到初三,全都教过。三年前他第一次执教一年级,七个月的集中识字实验就让“郑氏识字教育法”名声大噪。

2019年9月,在红湖路小学校长王彩芳的牵头下,郑新启和红湖路小学一年级老师们,开始了一项名为《基于汉语字本位理论的小学低段字经识字实证研究》课题研究。

与其他学校语文老师不同,课题组上课除了语文书,还有《中华字经》。《中华字经》经由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普通话和语言教学研究室审定。

例如第一课《天文》的第一句:“乾坤有序,宇宙无疆。星辰密布,斗柄指航。”每册《中华字经》有1000个不重复的汉字,四册一共4000字。

《中华字经》每个章节中的上下文虽然有联系,但是,并非是一篇文章,孩子们背诵的时候会不会有负担?

郑新启说:背诵字经,对于大人来说确实有困难,但是孩子们却朗朗上口,轻松搞定。除了诵读,每个孩子们还拿到一套“字经卡片“,这些卡片可以拆分认读。为此,郑老师还设置了闯关游戏,让家长和孩子在家玩起来。

4个班级差异实证,字经识字效率高

不教拼音,用字经来教一年级孩子识字,这样的实验家长能接受吗?在进行字经识字实证之前,学校给所有家长发放了问卷调查。大部分家长表示支持,也有家长明确反对。

最终,学校对一年级4个班级进行了差异化实验:一(2)班以两册字经为主,语文课暂不教拼音;一(1)班安排一册的字经,以语文书为主要教材,拼音和考试照常;一(3)和一(4)班,字经安排一册,拼音和教材内容正常完成,考试相对少。

实验启动以后,一(2)班有的家长熬不住,背地里偷偷学起了拼音。

有一次,郑老师在检查认字的时候,发现有个孩子,字能读,但超慢。一盘问,原来,妈妈带他悄悄学了拼音,他是看着字经下方的拼音,拼出读音来的。

“这就是依赖拼音,阻碍了孩子的识字进度。”郑新启说。跟家长沟通后,孩子用修正液把拼音抹掉,学习进度也恢复了正常。

一个学期下来,在老师们的悉心教导下,该校一年级四个班的孩子,识字量均得到大幅增长。其中一(2)班用省下拼音教学时间,比其他班多教了一册《字经》,人均增加识字910.26个。增幅是年级里最大的。

推崇先识字,并非否定拼音教学

为什么可以跳过拼音,直接识字?

“其实这是借鉴了我国古代蒙学教育的传统。”郑新启说,我国从周朝起,一直到清朝末年,孩子入学都是直接集中识字,然后背经,学习效率很高。对于汉语来说,识字三千,方能自由阅读。大家都知道,阅读是促进孩子精神发育的最有力手段。如果一年级就让孩子过好识字关,二年级起就可以自由阅读,这对于减轻学生过重负担,促进学生全面成长都有作用。

20世纪末,徐通锵先生立足于汉语传统研究,吸收西方语言学的立论精神,把“字”作为汉语的基本结构单位——即汉字是有意义的结构单位,形成了汉语“字本位”语言理论。该理论体现了汉语字与词关系特点。若以“字”为汉语的基本结构单位和汉语教学的起点,在整个教学过程中突出体现字的书写、字的理据、字的扩展,就能大大提高识字效率。

不教拼音,孩子们怎样解决字音的问题?在课堂上,郑老师会带着孩子们四字一句朗读,正音读3遍,孩子们在脑海里形成印象。

推崇先识字,并非否定拼音教学。郑新启说:“我们不主张先学拼音,并非不教拼音。等孩子掌握了2000字后再教。而且到那个时候,拼音学习对于孩子们来说,特别容易。”

识字量多了,提早开始大阅读

居家学习期间,红湖路小学一年级的陈家傲在家里如饥似渴地看书。《中国神话故事》《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声律启蒙》《幼学琼林》拿起书来就爱不释手。

一年级入学的时候,他的识字量有1300个,半年的字经学习后,识字达到2600个。陈家傲外婆说:“如果没有字经识字,孩子的识字量不会增长那么快的。”

可能有人会说,识字是语文的基础,孩子慢慢都会认识的,没必要集中学习。确实,识字是学习文化的起点,是阅读写作的基础,字认得多的孩子,可以提早阅读。小学生只有具有一定的识字量才能比较顺利地进行阅读和写作,拓展知识面,提高学习的能力。

一年级学生韩佳辉父亲说,学校进行的识字教学方式非常好。众所周知,语文综合能力主要体现在写作能力,要想提高写作能力只有通过日积月累的阅读量来提高,而识字量又是阅读的基础,学校现在开展的字经教学和绘本漂流就是出于这一目的,字经教学是为了增加孩子的识字量,“绘本漂流”是为了培养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并掌握阅读方法。

这个抗“疫”长假,孩子们除了在班级群里继续字经闯关之外,因为受益于过人的识字量,他们正享受着愉快的阅读时光。

喜欢 (1)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