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亲密的原生家庭关系让我惶恐

徐莹 金华晚报

“正月初一,男友小厉邀请我去他家玩。于是,我和他的家人有了5天近距离相处。就是这5天的相处,让我对他的家庭关系、性格缺陷以及我们相处中的一些问题有了更直观、深刻的认识,思前想后,我想分手了……”

正月初十晚上,从湖州回到金华,在家自我隔离的女孩婷婷向“浓情叙事”讲述了她与男友一家近距离相处时的一些琐事,她苦恼地询问,想分手的念头对不对?跟男友继续发展会有未来吗?

■讲述/ 婷婷    文/本报记者 徐莹

几经周折,我应邀去男友家玩

我今年25岁,金华本地人,3年前大学毕业后在市区一家文创企业工作。去年3月,在一次工作中,我认识了在某机关单位工作的小厉(化名),他的高大帅气和腼腆害羞瞬间打动了我。小厉是湖州人,父母和哥哥一家都在湖州,就他一个人在金华工作。

小厉工作很忙,我们一两周才能见一次,因为不加班的周末他都要回湖州去看父母,而我也时常加班,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通过微信交流。小厉比我大两岁,有点直男范却单纯可爱,近一年的交往,我们有过不少隔阂,我曾两次提过分手,但他都诚恳道歉,努力挽回,最后一刻我又心软了。就这样,我们磕磕绊绊却又相亲相爱地相处了近一年,双方父母都觉得我们可以考虑结婚了,尤其我父母,因为我是独生女儿,他们希望我早点结婚,生两个孩子。

今年元旦前,小厉父母本来说好来我家拜访,跟我父母正式见面,商定我俩的订婚日期。没想到,出发前一天,小厉哥哥的儿子发烧,他父母放心不下,取消了金华之行。当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不能如约而来是个不太好的兆头,我爸妈就有点生气了,觉得小厉哥哥的儿子发烧虽然不是小事,但也没严重到连跟准亲家的会晤都取消的程度,毕竟小厉哥哥、嫂子和嫂子的父母都可以帮忙。我父母担心另有隐情,开始了各种揣测。

为这事,我跟小厉闹了别扭,小厉拼命道歉,后来他父母提出择日再来,但因他们选的时间我爸出差,所以双方家长会面推迟到春节假期。为此,小厉向我道歉了,我也是真心喜欢小厉,不想因为双方家长的隔阂影响我俩的感情,便跟小厉约了个时间,跑出去买了我妈喜欢的花、我爸喜欢的酒和一些滋补品,拿回家哄我爸妈,说是小厉爸妈的心意,还把小厉侄子的感冒发烧夸张到流感、肺炎。

我爸妈总算消了点气,小厉也松了一口气,好几次跟我说要把买花买酒和营养品的钱转账给我(其实没转过),我说没必要,以后我俩才是一体的,必须不分彼此、同心协力,努力让双方父母高兴,大家才能舒心。

腊月廿九,小厉带了礼物来看我爸妈,然后回湖州过年。正月初一下午,小厉跟我微信视频时,力邀我去他家玩,他妈妈也在视频里跟我聊了几句。那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蔓延,当时的说法是中老年人群易感,年轻人不易感染,所以小厉父母取消了来金拜访的计划,让我过去玩。我挺想念小厉,也想趁这机会见见他家人,近距离感受一下他讲述中的亲密家庭氛围,顺便去他家拜年还礼。

正月初二午后,我在父母的反对声中坐上高铁去了湖州。
 

几日相处,我的情绪越来越焦虑

那时,每日疫情播报和各种防疫提示越来越密集,高铁站90%的人戴着口罩,我去买礼物时也到药店买了两盒一次性口罩带去。到了湖州,小厉开车和他哥哥一起来车站接我。当时我就惊呆了,兄弟俩都没戴口罩!这是在高铁站呢,难道这几天他们都不看新闻不知道戴口罩的重要性吗?我当场开箱拿出带去的口罩,让他们赶紧戴上,小厉听话地戴上了,他哥哥把口罩随手放进衣服口袋里。

初次见面,我不好多说什么,心里有点不舒服。汽车直接开到小厉哥哥家门口,小厉外婆、父母、哥嫂、侄子、侄女一堆人跑出来迎接,没有一个人戴口罩。我很感动,也很担心,轻轻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提醒大家走出家门还是要戴口罩。一家子都说,没事的没事的,小区里很安全。

我问小厉我住哪里,出租车、高铁一路过来,我想洗澡洗头换衣服,也算全身消毒放心点,小厉说没关系,不用那么紧张,晚上回他父母家再洗,在哥嫂家不方便。无奈之下,我只好躲到卫生间去洗手、洗脸,用湿巾沾热水擦了一下头发。

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然后坐在客厅看电视,两个小朋友屋里屋外跑来跑去,小厉和他哥嫂也不时跟进跟出,确实是相亲相爱一家人。晚上9点多,我有些累了,悄声问小厉什么时候去他父母家,小厉说他爸妈和外婆平时都在哥哥家烧晚饭,吃完后一家人一起看电视,到外婆和爸妈想回家时才散。晚上10点多,两个小孩闹着要睡觉了,我也打起了哈欠,小厉外婆才说回家。

小厉父母原来是做生意的,有一幢大别墅,但哥嫂为了工作方便在两人单位之间买了房子,小厉父母也在哥嫂同一个小区买了套房子住过来,帮着哥嫂照料小孩。一群人从小厉哥嫂家走到他父母家,除了我没有人戴口罩,“就五六分钟的路,不用那么紧张。”我很无语,却不好多说什么。

到小厉父母家安顿下来,我赶紧洗澡洗头换衣服。半小时里,小厉妈妈和外婆进来五六趟,找东西、给我送东西、找我说话,这种亲密与关爱起初让我很感动,后来就有点怕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私密空间。我在微信里跟住隔壁房的小厉说出自己的感受,小厉却说这是他家人对我的接纳和关爱,说他们一家一直很亲密。

接下来几天,我切身领教了这份亲密,并且越来越焦虑。他们一家老小3部车,不是一起去舅舅家吃饭,就是舅舅或姨妈一家到小厉哥哥家吃饭、送东西,而且他们都拒绝戴口罩,那时各路媒体已经在呼吁不串门、不聚餐了。我急疯了,把微信上各种视频、各种宣传资料发给小厉,让他去说服他家人,可他们根本不当回事。直到媒体上广州某家族聚餐引发数人确诊、多人隔离的信息出来,大街上已经看不到不戴口罩出门的人了,小厉和他哥哥才慌了神,到处买口罩,我也在各大购物网站抢购口罩和酒精消毒液。
 

突发事件,他们的应对方式让我觉得匪夷所思

正月初五晚饭后,小厉的小侄女突然吐了,后来又发烧到39.4℃,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小厉爸妈担心孩子感染了新冠病毒肺炎,后悔前几天没戴口罩,他哥嫂觉得不可能,因为之前他侄子感冒发烧也是这症状。他们用湖州话激烈讨论,最后竟然决定全家一起带着小姑娘去医院就诊!

我惊呆了!一个小孩发烧,一家老小9口人齐刷刷陪去医院,这是什么操作?!这个时期一起挤到发热门诊,就不怕交叉感染吗?我悄悄跟小厉说,小朋友发烧可以先在家物理降温,观察一下,能不去医院尽量不去,即便要去也不用全家都去,还是要避免交叉感染。小厉说,上次小侄子发烧就是全家一起去医院的,我说疫情当前不比当时,他觉得有道理,但他家人不同意,特别是他哥嫂,平时啥事都有父母帮衬,不敢夫妻俩带着孩子去医院,说连就诊程序都搞不清楚。后来我突然想到,支付宝上有在线问诊,可以先问问医生怎么办,听取医生的建议。

一大家子终于安静下来,小厉和哥嫂一起在线问诊,医生也让孩子先吃点感冒药,物理降温在家观察,并嘱咐其他家人注意防护,尽可能自我隔离不聚集。孩子体温很快降下来了,大家终于各自安歇。

之后,小厉颇为自得地跟我说,他们一家人特别亲密,还说他家人正在想办法把他调回湖州工作,也在帮我物色合适的工作。到时候,我们在他哥哥家的小区或者隔壁小区买套房子,大家天天都可以在一起。“以后我们有了孩子,爸妈会帮我们照看,跟哥嫂的孩子一起玩也有伴……”

我很恐惧,我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要跟这么一大家子天天绑在一起。去了湖州,我的父母怎么办?小厉家有兄弟两个,我父母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当晚,我跟小厉在微信里吵翻了,我买了初六回金华的车票,觉得自己需要好好静静。

回家后,我跟小厉一直在微信里辩论。他觉得他们一家人相亲相爱亲密无间,我能找到他很幸运,何况他父母的经济实力也不可小觑;我说如果我们要在一起,我们的核心家庭必须是第一位的,跟各自的原生家庭都必须保持距离,像他哥嫂那样跟原生家庭绑在一起的生活,我无法接受。两人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

之前,我和小厉因为不能天天见面,常会开着视频各做各的事,偶尔聊上几句。我们的视频时常会中断,因为小厉的妈妈和哥哥会来电话或视频,一天两三次,说的都是“吃了吗”“吃什么”“天冷了,多穿点”之类的话,当时觉得他的原生家庭亲密关系真好,近距离相处才觉得受不了——完全没有私人空间和适度距离。

这几天,我们处在冷战中,我思前想后,觉得分手是最好的选择,不然我可能会因为无法接受他们的亲密关系而产生家庭矛盾。可我父母不理解,他们觉得我和小厉真心相爱,他家条件不错,对我又好,如果分手我很难找到比他更好的人。我想听听过来人的意见,我想分手的念头对不对?跟小厉继续发展会有未来吗?

 

近年来,很多人爱用“童年创伤”来为自己的性格缺陷作注解,原生家庭的亲密关系不和谐成了主要罪状,有的父母甚至不让自己的孩子跟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谈恋爱,理由就是原生家庭亲密关系不好,会给未来的核心家庭带来危机。其实,一对青年男女建立核心家庭后,就该跟原生家庭保持适度距离,中国的很多家庭问题都是原生家庭与核心家庭没有界限所致,过于亲密的原生家庭关系是导致“妈宝男”“巨婴”出现的重要原因。建议婷婷试着再跟小厉理性沟通,看看相关心理书籍,厘清原生家庭与核心家庭的关系,如果小厉不愿意作出任何改变,再提分手也不迟,毕竟你已尽力,可以无悔了。

欢迎读者朋友拨打浓情叙事热线83186292或登录“悠悠的浓情叙事”空间 http://125059335.qzone.qq.com,发表你的意见和见解,讲述你的幸福或者悲欢。

喜欢 (8)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