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变丑,不许嫌弃我!”今天,她在武汉完成了首次进舱任务……

方跃镇 金华晚报

金华晚报2月14日消息 记者 方跃镇 通讯员 严莉 徐思畅

2月14日,对她来说意义特殊。

是她和爱人的相识的日子,是儿子的出生日,也是她驰援武汉首次完成进舱任务、顺利出舱的日子。

2月9日,金华市第二医院老年科护士长严莉与同事孙胜招随同浙江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驰援武汉。

昨天下午,她带着一丝丝紧张,与战友们一起进入战场——方舱医院。今天凌晨,她完成了第一次进舱任务,顺利出舱。

一起来看她发回的点滴记录:

有战友,我不怕

在武汉第五天下午,我终于如愿可以上班了。2月13日下午2点到8点是我们金华第三组的第一班。中餐早早吃完自身准备,肖霞组长一再嘱咐注意事项。

要说紧张,真有点,不过10个人一起,有伴作战,也不怕。

护目镜,那个痛啊

其实上班的工作量不是特别大,主要还是因为防护服、护目镜,尤其是护目镜,那个痛啊,极不舒适。

之前很多同事给了防止护目镜起雾的技巧,所以还算好,偶有模糊,还不至于看不见。真的上过这种班,才知道不易。想想那些护理治疗危重症患者的同行,我们在方舱医院已经幸福多了。

关心,也是一种护理

进去一开始,什么都是陌生的,护目镜的压迫让我极度不舒适,战友说:动起来转移注意力,我们都难受的。

后来我被分配到管理B组。B组暂时四个患者,协助其他人再收治病人。其中有个别病人情绪比较消极的,缺少信心,给予耐心疏导后情绪好转,并连声感谢我们。他们知道我们来自浙江,对我们都很亲切。我真心希望他们能快点好起来。

晚上7点半,一下子来了十几个病人,大家互帮互助,8点30分完成了工作交接。

脸上水泡火辣辣地疼

工作量不大,就是防护服给的压力好大,真正的体会到好难。我想着我的脸肯定废了……

脱防护服花了我们好多时间,一个脱,两个监督,互爱互助。到晚上10点多,队员们才全部集结上车,回到住处歇下已是今天凌晨。

脸上的水泡火辣辣的疼,我也突然想到“家里”的那些老人,长久的固定体位是多么的不适,我们作为临床工作者真的应该换位思考,用同理心去感受,适时为他们翻身,变换体位,规范操作,减轻他们的痛苦。

想哭,还是忍住了

脱了防护服,战友们相互看着对方的脸,好心疼啊!当时真的有点想哭,但还是忍住了。

我和孙胜招深有感触:真的挺难的。下午1点左右开始穿防护服,到深夜出舱,已经9个多小时了。为此,还穿了纸尿裤,虽然没拉出来,但穿着确实很有安全感。尽管没吃没喝,却一点都没有饥饿感。

手也发泡了。防护服里很暖和,只穿了两件单衣,还是出汗了,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超级酸爽。

回到房间冲澡洗衣,吃饭,卧床,痛并快乐着。我们一定会继续坚持到底。

我回来肯定会面目全非,会很丑。亲爱的老公,你可不许嫌弃我。

喜欢 (31)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