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的烈士叔叔高长贞

要闻 赵如芳 18316阅读 0评论

高进军保留着父亲生前的资料

叔叔,你在哪里?

这个问题,困扰了高进军31年。今年,高进军和妻子远赴山东,终于在济南战役纪念馆找到了答案,原来,叔叔高长贞在济南北郊长眠了71年,纪念馆里有他的名字、资料。每天,都有人给包括他在内的烈士们献花。

卸下31年的包袱,高进军觉得,他可以告慰父亲临终前的嘱托了,以下是他的自述:

A 31年前,父亲临终前嘱咐我找到叔叔墓碑

我今年62岁,住在市区新华街,以前在一家制药厂上班,2014年退休。

我的父亲叫高长德,从小,我就很少看到他的身影,他总是很忙碌,操着一口山东口音。他是山东省德州陵城区徐店人,1944年参加革命,1949年渡江南下,先后担任过诸暨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金华县监委书记、金华县人民银行主任、金华县机关党委书记等职。

对于山东老家,父亲不大回去,联系也不多。直到1971年,他才带我回去过一次,为的是给爷爷奔丧。父亲老家真的有点偏,是盐碱地带,那次,我们下了火车坐汽车,下了汽车又搭乘进城卖黄瓜返村的毛驴车,才顺利到徐店。之后,因为工作忙碌、路途遥远、身体不好,父亲再没回去过。

1988年6月,父亲因为糖尿病病逝。弥留之际,他把我叫到身边,没有讲财产分配,没有讲为人处世哲学,只叮嘱了一件事:“我回不去了,你帮我把你叔叔的墓碑找到,如果哪天找到了,代我到墓碑前去看看,悼念一下,你们要记住,你们还有一个烈士叔叔。”

我含泪答应。

B 凭借仅有的线索,在漫长的时空里寻找

我的那位烈士叔叔叫高长贞,在5兄弟中排行老三,他参加解放军,在1948年济南战役中牺牲。这些,是父亲留给我仅有的线索。

叔叔生前所在的部队是什么番号?父亲不知道。叔叔参军以后,就和我父亲失去了联系。父亲只是说,这个弟弟很聪明,和他感情很好。

叔叔长什么样?我不知道,他没有照片留下来。寻找一个素昧平生、远在他乡、在解放前牺牲的人,难度有点大。我学会了电脑,多次在网络上搜索资料,都收获甚少。

2016年,我决定先和山东的亲人联系,收集线索。父亲病逝那年,他的一个侄儿、也就是我的堂弟高树森来金华奔丧,我记住了他的名字,但没留下电话,那时通讯也没现在发达。我在网上找到了位于山东陵城区徐店附近的一家企业,按照上面留的联系方式,打了一个电话,我问接电话的人:“你认不认识高树森?”很凑巧,接电话的人说认识。通过这个人的牵线,我和高树森取得了联系。

和老家的亲人走动起来后,我慢慢打听叔叔的情况。他们说,当年叔叔牺牲后,曾有人通知家人,让他们去济南,但家里很穷,连路费都没有,事情就这么耽搁了下来。后来好像有烈士证书寄到家里,但没有妥善保管,现在也找不到了。

陵城区和附近的烈士陵园、烈士纪念馆,我也去查过,没什么结果。

济南战役纪念馆
电脑里查出高长贞的资料
英烈墙上显示着高长贞的名字

C 远赴山东,在济南战役纪念馆找到叔叔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想走父辈们南下的道路,学习他们爱党爱国的精神,我还想借这次机会找到叔叔,完成父亲的遗愿。

6月10日,我们从金华出发,第一站就是济南战役纪念馆。站在馆前广场,看着庄严的馆舍,我的心一直紧紧的,希望此行能够如愿。通过介绍,我知道济南战役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序幕,在解放战争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牺牲5000多人(据不完全统计),市区各地临时安葬烈士遗体的地点多达60余处。

在纪念馆里,每走一个展厅,我都仔细慢慢看着,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参观快结束时,我才得知馆里有台电脑,可以在电脑里查询烈士资料,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输入了叔叔高长贞的名字,搜索结果很快跳出来了:高长贞,男,1927年1月出生,山东省陵县邓集公社徐家店大队,1945年9月参军,1948年9月牺牲,渤海军区二军分区侦察连战士。

看到这行字,我立马叫了起来,大声对妻子说:“建华快看,高长贞,高长贞,我叔叔我叔叔,我找到叔叔了,我找到叔叔了!”我热泪盈眶,紧紧抓住妻子的手。妻子也很高兴,但她提醒我,会不会是同名同姓的?我觉得她的提醒不无道理,于是立马在百度里输入高长贞的名字,结果跳出了我熟悉的地址——山东陵县。没错了,这就是我叔叔!

纪念馆里的英烈墙上,一个个烈士的名字滚动显示着。刚在电脑里找到叔叔不久,眼尖的妻子尖叫起来,指着英烈墙大叫:“高长贞,高长贞的名字。”我一看,墙上确实出现了叔叔的名字,他在这里,我找到他了,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之后,我按下献花按钮,给包括叔叔在内的烈士们献上了菊花。屏幕上有一行字,显示我是第几个给烈士献花的人。那串数字太长了,我没记住。

走出纪念馆,我心情激动,与同去的人在烈士碑前合影。他们知道我找到叔叔后,都很高兴,还有人怪我:“你怎么不早说你来找叔叔的事?”我说我之前没有把握,怕找不到让大家失望。

高进去和同去的人在烈士碑前合影

D 替父圆梦,兄弟明年“齐聚”山东老家

很快,我把找到叔叔的喜讯告诉了山东亲人,他们也很高兴,说找到就好,有个落脚地了,不然在哪里都不知道。

喜悦之中也有一点遗憾,纪念馆的电脑显示,叔叔的安葬地点在北郊,这个北郊究竟在什么地方?父亲临终前让我找到叔叔的墓碑,他有墓碑吗?在那个特殊的时候,我估计烈士们是集体安葬的。如今70多年过去了,该怎么确定安葬地点?当天我们行程匆匆,我来不及求证,又踏上了重走父辈足迹的路。

不过,济南战役纪念馆的官方网站上,设置有网上祭奠功能。今后,每一次过年,每一个清明,我都会去网上祭奠叔叔。我想告诉他,我是你未曾谋面的侄子,你的亲人没有忘记你,你和战友用鲜血、生命换来的新时代很美好,我很知足,我们为你自豪。

明年正月初一,我会去龙山公墓祭奠父亲,届时我会告诉他,父亲,我找到叔叔了,他在济南北郊,济南战役纪念馆里有他的名字,每天都有人给包括他在内的烈士献花。我听说,明年,山东老战士纪念广场改造完成,山东籍的老兵都将在那里落户,包括南下干部。父亲,那时,你也会在那里落户,这样,你们兄弟俩将“齐聚”山东老家,你高兴吗?

文/本报记者 赵如芳

喜欢 (6)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匿名2019-08-09 21:05 (13小时前)回复
  2. 感人致深!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匿名2019-08-09 12:57 (21小时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