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继光先祖姓“倪”?他是婺城长山石门倪氏后裔

文体 滕谦
戚继光

戚继光

前不久,央视1套黄金时间播放的30集电视连续剧《抗倭英雄戚继光》引发了“戚继光热”。这部由金华日报报业传媒集团参与投资,中央电视台、浙江省委宣传部、金华市委、市政府等联合摄制出品的电视剧,在金华横店、临海、台州等地主拍实景,带着浓厚的金华元素。

关于戚继光,金华人较为熟悉的说法是,他当年在浙江地方抗倭,后虽迁任福建总兵,但仍兼领温州、金华二州。尤其是他所率领的“戚家军”,兵源主要在金华义乌,又被称为“义乌兵”。然而除此之外,关于戚继光是金华婺城龙门倪氏的血亲后裔,却鲜有人知。

电视剧《抗倭英雄戚继光》剧照

电视剧《抗倭英雄戚继光》剧照

《中国通史》等正史记载

“戚继光是山东蓬莱人”

据《中国通史》等史书记载,戚继光,山东蓬莱人。1544年,父亲戚景通病死,17岁的戚继光承袭了登州卫指挥佥事。几年后,戚继光奉命调往浙江沿海抗击日本倭寇,并于该年在义乌、金华两地招慕新兵,组建训练了一支英勇有素的“戚家军”,也称“义乌兵”。

1561年,戚继光率军数次于温州、台州沿海奋勇抗击倭寇的侵扰,剿灭敌兵数千人,为此,戚继光因功升官至都指挥使。后又因福建沿海倭寇猖獗而调至福建任总兵,镇守福建全省与温州、金华二府。1563年前后,戚继光联合广东总兵俞大猷于泉州、漳州、兴化、仙游、同安、漳浦数地多次大败倭寇,歼敌数万,1566年前后,基本荡平横行数十年的倭患,浙、闽、粤数百万边民从而获得安生。

作为明代名将,戚继光是古今国人家喻户晓的人物。正史上都明确记载戚继光及先祖几辈人乃是山东登州籍人。然而在我市婺城区长山乡石门村,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抗倭英雄戚继光有个先祖死后葬在长山石门,也有说是戚继光本人就葬在石门,坟墓就建在今石门上溪一个叫“盘龙咬尾”的地方,一些关于当年出殡时的传说故事也非同寻常。

倘若你去石门村走一走、问一问,那些石门倪氏族人都会告诉你这真不是瞎编的,确有其事。

戚继光的先祖或本人

真的迁葬在婺城区长山乡石门村吗?

石门倪氏族人口中所提“戚继光的先祖或其本人迁葬在金华石门”有何根据?近年来,本土学者杜顺华奔走各地,查考了大量的文史资料,终于找到了相关史料。

杜顺华

杜顺华

从杜顺华手中的《龙门倪氏族谱》卷一第33页中,记者看到,文中引用了《闽南倪氏通谱》所记载的:“登州戚南塘总戎入闽,自道:‘吾祖本姓倪,分自浙婺,入赘于戚,以军功袭荫,承戚姓,原迁三派:义、祯、详。’”戚继光,号南塘,宗谱中的“戚南塘”指的就是戚继光。这样说来,戚继光祖上或为婺州倪氏后人,义乌戚家的女婿。

据这本龙门家谱载,南宋石门倪氏于大元年间有长兄倪祯居留石门,三弟倪义任福州儒学提举,后安居福州,为福建始祖。三弟倪详入赘义乌南塘戚氏,改姓戚。

复考名家谢承仁则在《戚继光》一书中写道:“戚景通(戚继光的父亲)回到卫州后,他的上司———总督山东备倭军事的戚勋(京师人)因佩服他的人品和才能,和他联亲认作同宗,戚景通婉转而义正辞严地说:‘我的祖先原不姓戚而姓倪,这是有记载可查的。如果我自认是大人的同宗,将来查出来剐不好看。’戚继光自述:‘上世于土木堡之变时,(史载土木堡之变发生在明英宗正统14年,即公元1449年)赘于戚,后戚氏无嗣,因袭其官,故改戚姓也’。这些史料都足以证实戚继光祖上确实姓倪。谨将这件轶事记述前,以供研究时参考。”

另外,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年出版发行的《戚少保年谱耆编》也说:“考(指戚继光)始祖详(倪详)随外祖父姓戚。当元末时,从外氏(入赘外氏故姓戚)避乱濠梁,居定远(属安徽省)昌义乡。”

近代名著《刀锋下的明朝》则写道:“戚继光故里山东登州,从其弟五世祖戚斌开始就居于此,而戚斌之父戚详,原安徽定远人,在元末大起义中,参与郭子兴部队,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战死于云南,为追意其功,遂因父恩荫封为登州卫指挥佥事,并一直世袭之。”

戚斌是谁?《东海戚氏宗谱》中有记载,东海戚氏始祖戚详生子戚斌,戚斌生子戚珪,戚珪生子戚谏,戚谏生子戚宁,戚宁生子戚景通,而戚景通就是戚继光的父亲。

由此从众多历史资料可见,戚继光本人到五世祖戚斌都是山东登州人,正是始祖戚详当年随外祖父避乱从义乌南塘迁至安徽定远,后戚详战死云南,朝庭荫封他的儿子戚斌赴山东任登州卫指挥佥事,从而史书开始记载戚继光等祖籍在山东登州。

世系图

世系图

虽然经过数代上百年的历史变迁,但确凿的文字资料已显明,戚详原姓倪,为石门倪氏后裔,入赘南塘戚姓。而古人讲求氏族认知,以血缘为重,由此而论,戚继光虽为戚姓,但实为倪氏血脉,被认为长山石门倪氏后裔也有据可依。

追根溯源的本意

是牢记先宗的祖德

至于石门当地为何流传着戚氏建坟于石门盘龙咬尾处,以及石门倪氏为何要将《闽南倪氏通谱》有关戚氏的史事作记载。石门倪氏谱对此有所解释,谱曰:“大府君(北宋石门倪氏一世祖倪酥尊号)之后有散徒四方,既知其所居之处,则又不得而不书,以其出于龙门(石门),非泛然可比也。福建之倪与金华惓惓焉(惓惓,挚恳之意),有一人任于其乡(一人,指戚继光),则以亲戚视之,曰:‘吾金华人也。’岂以吾族为可贵哉。”

可见,当年按倪氏入谱规则,从石门一世祖倪酥起,凡不在石门居住的倪氏后人,是不能载入本村族人家谱的,但考虑到戚氏几代人如此挚恳,诚心愿与金华龙门倪氏归宗认祖,从而另当别论,记载于家谱中,这是明万历年间石门倪氏族谱撰修人倪心斋在谱文中的说辞。

倪心斋还为此专作感言诗一首,题名《荟闽南通谱》,诗曰:“五百年前是一家,斯吾非妄亦非夸,居迁婺里衣冠旧,学本龟山统绪霞。敢藉书邮通谱谍,肯将家派委泥沙,茫茫宇宙无由见,目极云霞路转赊。”

那么,当年石门盘龙咬尾处的戚氏坟墓埋的又是谁?据不少族人传说,戚坟乃是一个衣冠冢,坟里当年埋的不是身躯,而是戚继光的衣冠。在杜顺华看来,戚氏在此建家坟,其由有二:一是戚继光为明朝抗倭名将,功名显赫,不仅荣耀华夏大地,更为倪氏戚氏族人增添荣华;二是戚氏前明几代人不讳身世,坦诚认知其先祖为石门倪氏后裔,是一脉相承,在祖地建戚氏家坟,实属顺其然。

此坟传说真伪如今已不重要,正如杜顺华所说:“关键是意义所挚,作为后人不忘先人的功绩,牢记先宗的祖德,才是追根溯源的根本意义。”

文/本报记者 滕谦 通讯员/杜顺华

喜欢 (2)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