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世界大师来了!他要为金华定制世界封面……

要闻 周轩 14847阅读

金华晚报报道(记者周轩)4月11日,让·努维尔建筑师事务所设计总监 Didier Brault 一行从巴黎带来了让·努维尔大师亲自设计的概念模型来到紫金湾,实地观察紫金湾金华东方广场地块,深化相关设计方案。

让·努维尔是举世闻名的建筑大师,他在巴黎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学习。在其建筑师生涯中,让·努维尔获得了一系列有权威性的奖赏,包括阿卡汗奖、2005年沃尔夫艺术奖和2008年普利兹克奖。此前,让·努维尔造访紫金湾,欣然接受紫金湾东方广场的设计邀约。

让·努维尔造访紫金湾

4月11日,Didier Brault一行登上了紫金湾D区21楼,俯瞰东方广场地块。Didier欣喜地说,这里前期铺垫有艾青文化公园、施光南音乐广场、建筑艺术公园等,三江六岸又是金华城核心景观带,同时,紫金湾cbd项目的功能多样性,全世界都少有的商业建筑整体绿化轴线,都是这个项目未来成功和巨大社会声誉的关键元素!

紫金湾东方广场是一座400多米长的大型景观花团。在一般情况下,所有的商业建筑的设计出发点是如何让人更快速、更便捷的消费,很少会出现大型景观的出现,而景观花园的出现,带来了室内室外穿行人员的丰富体验。

“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创造出值得被市民认知的社会效应,这是我们为东方广场设计的初衷”。

一个新的区域,他的核心地位怎么样形成?
Didier Brault说,要成为一个发展中的片区的中心,你要比别人做得多一点。比如说,这个小区,你除了满足居住和消费的基本需求以外,还要有生活的质量。生活的质量才能吸引人,才能打动人。
复合的配置,产生聚核的效应,现在的紫金湾设计就能提供更多丰富的生活场景,更宜人的环境,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再提升艺术的氛围,加入艺术的元素,就是一个比别的同类项目多的那么“一点“。这个“一点”聚集在一起产生的巨大能量就是唯一。
“我们与别的小区不一样,这个稀缺性是不可替代的。我们的公共建筑能给人们指明回家的方向”。


让·努维尔造访紫金湾

建筑的当代性不仅仅是提供需求,也是创造需求。
Didier认为高品质的建筑设计更多的是提升外部自然、城市、社会条件的结果,创造出一个迎接和承载建筑物的场景和场所。建筑物将在这个场所里提供空间、体量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是满足需求、创造需求,灵活放置的可能性,基础在于整个场景的质量。在这个场景里面,处处是景致,产生各种居住的可能性,怎么样会客更舒服,怎么样购物更舒服,怎么样休息更舒服。生活在这个场所里的家庭拥有灵活多样的生活选择,更能激发他们去按照自己的需求“改造“他们的生活空间。

Didier Brault 先生非常诚恳地说,金华是众多中国正在飞速发展中的城市之一,虽然欣欣向荣,但没有特别原因,世界上大部分人不会专程来这里。国内大多数城市,新的片区充斥着同一类型的建筑物,这既是全球化进程的无奈,也是城市规划克隆式、模块式发展的产物。所以,我们金华一定要去找到一些城市的人文、景观的亮点,去实现我们坚持的当代性。比如紫金湾的地理位置,它沿着婺江,它紧邻城市的广场,我们要去激活这些元素,从而打造一个有精神价值的当代建筑典范。这将是一个“反克隆城市现象“的机会。一个属于金华的土地风貌的项目。借着这个机会,是否可以推动金华这座城市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城市风貌?“我们想和城市规划部门一起去做那个迈出第一步的人。我们有充分的信心相信这个项目也将会是金华的世界封面。”

城市服务的对象是什么,是人,观察城市的角度是什么,当然是人的视角。我们强调的是城市建筑物和人的关系,Didier Brault 先生说。 “现在大部分建筑物与土地的关系是一个一个放置物和“台面”的关系。而我们设计的紫金湾金华东方广场项目中会有一个巨大的下沉式的花园,让人觉得建筑物是从土地生长的出来的,同时社区没有围墙,从远的地方看,可能没有发现,慢慢接近了,才会被发现,发现这座巨大的下沉式花园。人们会一直觉得自己被包裹在一片片绿化的“森林“里,“花园“里。建筑物内部生活空间的私密性和对公共友好开放的“矛盾“都被这一片片自然景观消融殆尽,融合成一片高品质的生活场景。”Brault Didier描绘了他的部分设想。

“一个成功的建筑师能把建筑设计完美而又自然地融入进周遭环境里。”迄今为止,在让·努维尔三十多年的建筑艺术设计生涯里,几乎没有过失败的作品。或者说,他以独特、真实、富有内涵的建筑艺术之美征服了世界。巴黎卢浮宫扩建、东京歌剧院、温泉酒店、柏林老佛爷购物中心、巴塞罗那AGBAR大厦、法拉利工厂、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维也纳索菲特酒店以及中国国家美术馆……让·努维尔的每一处建筑足迹,总能让我们看到世界各地区最先进城市的发展轨迹。特别的,每一处完成的建筑作品,都成为了当地独一无二的标志性建筑。“建筑的将来不是建筑的”, Didier Brault说,这并不表明建筑没有将来或者说建筑没有过 去。而是说建筑应该不再把自己看作是由内部规律规定的独立的个体。这是因为社会同城市的文脉与我们曾经认为的简单的内部规律来比,是如此的复杂。

喜欢 (2)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