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好身后事,余生更从容

要闻 赵如芳 19606阅读


自然界的每一个生命有开始,就有结束,所谓潮涨潮落、花开花谢,谁也躲不过这个规律。

当年事已高、意外和明天不知哪个先到时,您是否考虑过提前安排身后事?身为父母,该怎样和子女交代?身为子女,该怎样开口与父母谈及这个特殊的话题?

又是一年清明至,人们在扫墓祭祀、缅怀先人之余,是否考虑过,在生命终点前后的那段时间,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作别?向死而生,也许能让我们活得更加从容、更有取舍。

女儿怕开不了口,没想到母亲主动提起

方女士今年40岁,在金华工作、安家多年,她老家在中部一个省份,父母将近70岁。

由于距离较远,方女士回家次数不多。今年春节,她主动提出回家,除了与父母团聚外,还想和他们探讨身后事的安排。在过去的两年里,好几个年轻的朋友意外病逝,让她觉得生命无常。“我平时不在父母身边,万一他们有三长两短,我该怎么操作?”她想探探父母的口风。

一天吃完午饭,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方女士想开口谈这个话题,却担心父母忌讳,话几次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时,母亲突然说:“两个月前,村里的老汪去世了,儿女们给他买了寿衣,街上有寿衣店,寿衣都是一整套的,还带袜子。下葬不再像过去那样由8人抬着,而是用吊机把棺材放到坑里。”方女士意识到,这是母亲借他人的事来告诉她该怎么操办父母的后事,看来他们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既然如此,方女士就鼓足勇气,问父母将来把墓地安排在哪里,要不要埋葬在爷爷奶奶的坟墓旁。她母亲和奶奶关系一向不和睦,她担心母亲不愿意和奶奶埋在一起。谁知,她的问题刚抛出,父亲就急了,他瞪着眼睛说:“当然要在一起!”方女士看看母亲的脸色,母亲很淡定,看来她早就放下了婆媳间的芥蒂。

这时,母亲趁热打铁,看看方女士,又用手指了指客厅的一个角落说:“将来万一有什么事,你要知道,我们的钱和存折都放在那个柜子下面。”听到这话,方女士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晚上,方女士洗脚,母亲执意要给她端洗脚水,然后站在一旁看女儿洗。她说:“万一将来我们不在了,你在老家就没亲人了,你在这个世上就只有你儿子这一个亲人了。”方女士没接话,她怕哭泣的声音会暴露此刻的情绪。

晚上,方女士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都说生离死别是自然现象,可真的轮到自己头上,哪怕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还是不愿接受。不过,她转念一想,既然知道父母子女一场终有期限,不如趁父母还在时,好好孝敬他们,让他们安享晚年。几天后,在离开老家时,方女士多给父母留了一笔钱,让他们善待自己。

母亲主动交代后事,女儿还以为母亲想不开了

彭女士今年60多岁,在一家医院工作多年,退休后被另一家医院聘用。也许是职业的缘故,这些年,她见了太多老人去世后儿女吵架、争夺遗产的事例,所以早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提前安排身后事。

前年,她写了一份文字材料,交给女儿女婿。材料里首先交代了财产的分配情况,“我写明家里有多少不动产、多少存款,我喜欢收藏名酒,所以也写了名酒放在哪里,字画放在哪里。我还特意交代我们没有借别人的钱,也没有别人借我们的钱。我有一儿一女,我对他们说,看得见的财产你们姐弟俩平分,存款要存在国有银行,只能支配利息,本金留着做纪念,不要拿去投资。”彭女士说。

对于病重时该采取什么措施,彭女士考虑得非常充分。“不插任何管子,采取姑息疗法,不送ICU,在普通病房走掉,假如儿女不忌讳,就让我们在家里平静地走掉。走之前,我们会安排好自己穿的衣服。”

对于安葬,彭女士看得非常淡然。“不用登讣告,虽然单位可以出钱报销,也不要登。大家年纪都大了,不用麻烦他们。也不要通知其他亲人,就你们姐弟俩来送一下,假如你们成家了有了孩子,可以带着家人来送送我们。火化前不用化妆,不要将那些在其他遗体上擦过的脂粉擦在我们脸上,不举办任何仪式,遗照都不用拍。可以采用树葬或海葬的形式,不设墓地,免去你们祭拜的麻烦。如果你们想纪念我们,又有文采的话,可以写篇文章表达情感。只要你们记得我们的好就行,然后把我们对你们的好传承给下一代。”

除了交代这些身后事外,彭女士还传授了一些人生经验。“在一个单位好好干,不要跳来跳去,时间久了,大家会认可你;不要相信任何投资,本金比利息重要;不要借钱给别人,也不要向别人借钱;用钱不要大手大脚,但也不要太算计。”

当她把这份文字材料递给女儿时,女儿吓了一跳,她连声问:“妈妈你怎么了?活得好好的干吗说这些?是不是想不开了?”彭女士笑笑说:“没事,我活得好好的,只是有些事情见得多了,所以要提前安排。”

两年前,兄弟三人一起做坟墓

婺城区罗店镇的胡先生今年70多岁,他母亲在97岁那年病逝。去世前,她最后的愿望是别送她去医院,她说她已经活了97岁,见过很多事情,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她死了也很开心。

不知是不是受了母亲的影响,胡先生和妻子对死亡一点也不怕,他们觉得生老病死应该顺其自然。多年前,他们就对子女说,在他们身故火化后,不妨采取水葬的方式,这样见水就可以祭拜。结果,孩子们不同意,说水葬太简单,亲戚朋友要议论的。于是,胡先生改了主意,两年前,他和另外两个兄弟在山上一起做坟墓,这样后人清明时上坟也有伴。

近几年,胡先生和妻子经常外出旅游,有空就和老同学聚会,“我们两个视死如归,所以活得很开心很知足。”胡先生说。

后事任由后人处理,只要不浪费财力精力就行

今年70多岁的程肇荣,住在市区婺州街附近。

退休前,他在单位担任了30年左右的工会专职干部,见识、经历、办理了众多职工生老病死的事务,有的繁杂琐碎,有的让人痛心疾首。他一边劝慰安抚相关职工和家属,一边净化自己的心灵。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对生老病死之类的问题看得清、悟得透、想得通。他多次对职工、朋友和自己子女说,一个人在活着时要珍爱呵护自己、家人和亲人朋友,不要在某人告别人世时号啕大哭、痛表悔意,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程肇荣觉得,父母辈不妨在自己身体健康、神志清楚、能准确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情况下,对属于自己的合法财产、权益依法作出合理处置决定,并形成书面文件。至于有一天告别人间,之后的事情,任由后人处理,只要不挥霍浪费财力、精力就好。

程肇荣真心赡养照顾过年迈的父母,诚心料理好了他们的后事,无愧于97岁逝世的老母亲和101岁逝世的老岳母。这些,子女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相信子女们到时候亦会仿效我们,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程肇荣说。

本报记者 赵如芳

喜欢 (6)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