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东区新增一家护理院 以精神科、老年病为特色

要闻 赵如芳


在金东区多湖街道王宅埠,有一条清澈的河流,波光粼粼。河边有一所装修一新的养老院——多湖敬老院。
近日,敬老院的大门口挂出了“金东悦年护理院”几个大字,标志着金东区新增了一家护理院。护理院对社会开放,以精神类疾病、老年病、慢性病为特色。这样的定位,是从现实中摸索出来的,契合了社会的养老需要,也走出了医养结合的特色路。

养老院里,入住的失智老人渐渐增多

多湖敬老院委托悦年怡养院运营,是公建民营模式,于前年开业。因为环境不错、新近装修、离市区不远,吸引了不少老人入住。
时间长了,院方发现,这些老人多有器质性疾病,还合并有精神障碍,比如高血压、糖尿病、中风、脑损、躯体障碍、记忆力下降、失智、失能等。有些老人生了病,由于行动不便,家属要雇车或雇人,推着或抬着老人去就医。还有一些老人有精神障碍,大吵大闹,大小便随意拉,甚至还有攀墙越窗等危险行为。
今年88岁的彭奶奶种了大半辈子庄稼,老了以后,智力受损,思想似乎还停留在种地的时候。半夜睡不着觉,她就在床上爬、转,模仿着种地的动作,嘴里念念有词,吵累了才肯睡去。她有5个子女,过去,他们轮流照顾彭奶奶,晚上陪她睡觉,就这么服侍了3年。后来,5个子女的年纪大了,还做了爷爷奶奶,要照顾孙辈,精力有限,就商量着把彭奶奶送到养老院去。经过考察,他们觉得家门口的多湖敬老院不错,离家近,来探望也很方便。
“如果换位思考,家属把老人送到养老院,多半是精力有限,不能全天候照顾老人,但又希望老人得到专业周到的照顾。所以,养老院必须要走医养结合的路,其中医疗配套必须得符合实际需要。”多湖敬老院负责人告诉记者。

新开护理院,以精神科、老年病为特色

经过考虑,多湖敬老院准备成立金东悦年护理院,今年1月,护理院进入医保定点单位。
护理院走综合路线,有几十张床位,面向社会开放,养老院里的老人生病,只要不是很严重,都可以在这里解决。如果有突发疾病,也可以先在护理院接受应急处理,然后再到大医院治疗。
结合养老实际,护理院的特色以精神科、老年病为主,为此特意引进了专业的精神科医生。“在我们这里养老的老人中,一大半是精神障碍或智能损害、记忆力下降患者,应该让他们得到规范有效的治疗。像老年痴呆患者,虽然痴呆症状不可逆转,但规范治疗可以延缓痴呆的速度。”金东悦年护理院院长吴肖珍说。
今年80多岁的何爷爷,有智力障碍,刚到养老院时,大小便随意拉,一天到晚想出去。养老院的外墙、窗户,都曾是他的翻越目标。看到他这样,护理院的医生给他开了精神类药物,服用一段时间后,翻越门窗的行为没有了。他变得文明了一些,想要出去,会找院长开请假条。
今年80岁的段爷爷,健忘症比较明显,还有幻觉。精神科医生给他治疗过后,幻觉的症状好多了。天气晴好的日子,他会坐在院子里,和人拉家常,别人问什么,他能够回答。他爱讲述自己的老家重庆,回忆在黑龙江做农垦的岁月。

对于失智老人,心理护理也很重要

开业至今,金东悦年护理院总结出了一套对待精神类障碍患者的治疗模式——除了规范用药外,还辅助心理护理。
“对于精神类障碍患者来说,药物不是万能的,他们防备意识强、安全感差,护理人员想要获得他们配合,首先要获得他们的信任。”多湖敬老院院长胡庭芳说,“每一个护理员都经过培训,一旦上岗,不随便更换,尽量固定下来,用行动感染老人,让老人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更有利。”
有些老人早上起床后,护理人员会热情地说:“你今天气色不错哦!”这种鼓舞性的话语,会给老人积极的暗示。有些老人想念儿子,要给儿子打电话,过了一分钟就忘记了,又要打,如此循环往复。对于这类老人,医生和护理员有时会合伙演戏,拿起手机,躲在隔壁房间,冒充老人儿子。
平时,养老院也组织老人做手指操、跳舞、钓鱼、投球、摸牌等益智游戏。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有些老人听到音乐响起就会主动拍手,这些对缓解病情进展、唤醒记忆都有帮助。

本报记者 赵如芳

喜欢 (4)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