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会馆:明清都市里金华人的异乡家园

古婺芳踪 徐莹 16465阅读

会馆、试馆是很多明清、民国题材影视剧中常见的场所,那些乡音、乡情引发的恩怨、帮派由此衍生、演绎。而在很多近现代名人的传记、生平介绍里,会馆、试馆是他们从故乡村庄、小镇走向都市的第一个驿站。
会馆,是中国明清时期都市中由同乡或同业组成的团体。城市的工商业会馆,是以工商业者、行帮为主体的同乡会馆,通过会馆联络感情,协调关系,维护自身的利益。而北京的大多数会馆,主要为同乡官僚、缙绅和科举之士居停聚会之处,接待本乡本土的举子,又称为试馆。
中国人心目中,向来对桑梓之地抱有深厚的感情。当个人在外地功成名就,或发财富家时,他们总会想着为家乡人做点事,而官绅阶层一般多会把建造会馆视为惠泽乡里的最好方式。
金华的先辈们勤奋图强,互帮互助,诚信经营,义利并举,足迹遍布各地。笔者整理到的清代金华会馆资料,便是一个实证,草成此文,以抛砖引玉。

金华会馆:明清都市里金华人的异乡家园

■文/袁朝明 图/袁朝明提供

京师金华会馆

据笔者考察,最早的京师金华会馆是兴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天龙寺会馆,属于商业会馆性质,位于清代的天龙寺胡同,民国为天龙寺5号,即现在的崇文区天龙东里一带。《光绪顺天府志》记载:“下锅腔胡同,井一。有观音庵。迤东曰四川营,有三清观、法域寺、天龙寺,明万历间建,金华会馆也,今为义园。”义乌人朱一新编撰的《京师坊巷志稿》有相同的记载。尚存的清雍正五年(1727)楼俨撰、冯敬玉正书的碑记亦可佐证。据相关文献记载,明代的金华先贤还在开化寺创建了金华义园,专为金华旅京者养病及停柩、墓葬、祭祀所用。


乾隆十年(1745),候选州佐义乌人刘源(字连城)向时任直隶房山县知县的兰溪人张锡第提议建造京师金华会馆:“今春吾郡赴公车者毕至,余将诹吉小叙以创建,商拟各捐五十金为之倡。”张锡第称此为义举,积极响应。于是,刘源、张锡第、赵用熊议定,若本科金华府有人中进士则筹集资金建造金华会馆。结果,赵用熊中了进士。于是,刘源捐银100两,赵锡礼、赵用熊、张锡第各捐银50两,带头发起捐款筹建会馆。此后,捐款筹集连续不断。金华有关官员也加入捐款行列,如嘉庆九年(1804)记载的捐款者有金华府尹200两、府丞100两、知府300两、督抚2000两、藩司1000两、盐运司1000两,等等。

清雍正五年(1727)刻天龙古寺金华会馆碑记


当时购建的金华会馆地处正阳门外之半壁街,“得舍三十余楹”,“规模宏敞,室宇周致。凡吾郡计偕之士及需次铨曹者皆获休息,数千里外聚乡人如一家”。张锡第在《初建金华会馆原序》中写道,会馆修建“鸠工庀材,费累千金,非集众志无以成此举。则夫裒厚糈以勷成功,推国恩以培乡谊。俾仁宦公车得所栖息。而岁时聚会,不异故乡。实于诸先达之握符分刺者,有厚望焉”。


乾隆五十八年(1793),添造东厢房3间,门房1间,灶披1间,修葺照厅3间,移灰蓬2间,修筑墙垣门路。道光十一年(1831)七月十一日动工建造文昌楼阁3间、耳房4间、厢房4间,改造照厅3间,添造耳房2间,重造西院房5间,添造西院房3间,添筑阁后护墙和正厅后隔墙,院内铺设方砖。其他年份的修建无从查考。

《京师坊巷志稿》关于金华会馆的记载


金华会馆的规模有多大? 1955年12月14日登记的《浙江省会馆财产管理委员会经管各单位不动产四柱清册》中记载:金华会馆有苏家坡4号及旁门房屋38间,占地2.337亩;苏家坡5号房屋13间,占地0.548亩;苏家坡31号房屋7间,占地0.566亩;天龙寺5号房屋100间,占地18亩,其中10.087亩已被天龙寺小学征用;广渠门外开化寺50.871亩为金华义园。


另据《光绪顺天府志》记载,清代曾经有兰溪会馆:“估衣市,亦称小市,有慈溪、山西会馆。旧有兰溪会馆。今废。”旧址在现崇文区西晓寺街一带。


会馆的兴建、扩建、维修依靠筹集捐款得以经费上的保证,而日常运行也是依靠筹集捐款得以维持。对于捐款,会馆管理机构多次作出规定和补充规定。如乾隆十九年(1754)的条例规定:“南北监贡及文武举人各捐银四两,从厚者不拘此数;文武发甲者捐银拾两,翰林、侍卫递增;得县者捐银三十两,佐杂八两,教职六两,州府以上递增;京官中行评博国子监捐银拾两,七品以上递增。”而乾隆三十四年(1769)条例规定了捐款的限缴时间:“文武会试者捐银四两,文以三月初一日缴,武以九月十二日缴。其从前未足数者亦于此日补足。不愿者不得住。恩拔、副岁、优监入北场及成均肄业者各捐银四两,以到馆住十日即缴。其从前未足四两数者补足再住。生员到京游学及俊秀效力卿部者捐银二两,以到馆住一月即缴,不愿者不得住……京官词林侍卫部属捐银壹拾两,八品捐银五两,每升一级加捐五两,具与莅任后一月内缴。若即在会馆作署,以一年为期,按月出赁;若遇会试人众,权时挪住。”对捐银的成色也作如下规定:“文武发甲者捐银壹拾两,于领坊银之日即将原色付出不得迟延。候选得县者捐银三十两,拣选分发者捐银二十两,皆于领盘费之日将原色银付出。”这些规定保证了会馆经费的落实和到位。

京师金华会馆旧址示意图


金华会馆的管理规定非常严格 对于管理机构,乾隆十九年(1754)条例规定:“公举首事捌人值年管理,互相觉察,如有于中便私者,察实公罚。如首事者有事离京,即举一人补数”。科举制度废除后,也延续了这种管理办法。如1948年3月14日组织浙江金华八县旅平同乡会整理委员会,推选陈步东、仇国禧、周毓芝、程希贤、王纪美5人为整理委员,并推陈步东为主任委员,任期暂定4个月,以后改为一年。对于经费和财物管理,乾隆十九年(1754)条例规定“凡捐银钱,须同首事面对存贮,以便不时公用。如有私拆挪移者,重罚如所用数;馆中房屋及器皿等物具刻字号,馆外闲人及各郡人等不得借住使用。如有盗买损坏及私自搬出者具着赔偿;京官寓会馆者以一年为率,过期令出房租。”


乾隆三十四年(1769)条例有“每岁正月初三日乡亲团拜,即公议管事四位,书名于薄,于二月初三公祀帝君时将上一年出入账目对众结算明白,以免挪移侵蚀之弊,其所捐银钱悉缴于刘宅存贮,不可挪借,也不必生息,以便随时修葺添买器具之用”的规定。对于入住者也有“京官带家眷者不便住”的规定。道光四年(1824)的条例增加了“郡馆为凡考试公车来往者而设,诸凡出卖南枣、火腿等项自有行场,不得搬入内住”的规定。道光四年(1824)条例规定了入住者必须遵守的纪律有:“禁赌博,犯者公同议罚,立即改止。如不遵议,当时搬出,不得仍在馆内居住……在馆中同住诸公以及服役人等,每到黄昏时候即须闭门勿出。如有公事日间早已知之,须预告知看馆人,令其伺候片时,以司启闭。”乾隆三十四年(1769)条例就规定:“一切闲人不得借寓门墙,不许粘贴杂色招牌,有即着看馆人刷去。”
1905年9月2日,清廷下诏宣布自次年起,科举制度废止,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式学堂。京师金华会馆为会试举人服务的基本职能也即终止。民国时期,金华会馆仍为旅居北平的金华同乡服务。从1948年4月28日填写的“金华会馆总登记表”可以看出,当时金华旅北平同乡约有200人,会馆的管理形式由馆长制改为理事制。


1955年12月,金华会馆由浙江省会馆财产管理委员会移交给北京市浙江省会馆财产管理委员会管理。

姑苏金华会馆

苏州金华会馆的原址在南浩街(原名南濠街),因阊门以南护城河称为南濠而得名。翻开古城泛黄的典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各地商人在苏州建造的会馆,曾经是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演绎着各地商帮在苏州历史上的辉煌。


苏州金华会馆建于清乾隆十七年(1752),道光十六年(1836)重建。占地约1500平方米,有关帝殿、财神殿等三进大殿,大小房屋百余间,后有大园,建馆所需木材特从商人家乡采集运送。周边还有浙宁会馆、震泽会馆、三山会馆等会馆。

1935年6月5日上午10时,金华会馆“大殿突然起火,不一时即冒穿屋顶。经由救火会驱车驰救,已不可收拾。当将大殿、抚殿旁房屋完全焚毁,损失万余金。”(《申报?金华会馆失慎焚毁》,1935年6月6日第8版)南濠街,一度是苏州经济活动的中心。苏州解放初期,南濠街的会馆建筑开设着各类商店。20世纪50年代后,商店陆续改为仓库,金华会馆建筑成为化轻公司的仓库。1998年,南浩街进行改造后,金华会馆踪影消失。

左起第一块为立在苏州碑刻博物馆内的重修金华会馆碑


苏州金华会馆留有两份碑记 一份是乾隆十七年(1752)创建时的碑记,另一份是道光十六年(1836)的《重修金华会馆》碑记。乾隆十七年(1752)的碑记由兰溪上戴村的戴曦所撰所书。戴曦当年中壬申恩科顺天中式举人。戴曦赴京赶考,返途见会馆落成,遂成碑记。碑文录于下:


桑梓永赖


金华号小邹鲁,处浙东偏,地瘠人稠,远服贾者,居三之一。每岁樯帆所元,络绎不绝。其间通四方珍异以相资者,惟苏为最,故我乡贸迁亦于苏为多。虽苏之与婺,同处大江以南,而地分吴越,未免异乡风土之思。故久羁者,每喜乡人戾止;聿来者,惟望同里为归,亦情所不能已也。岁时伏腊,逍遥宴会,嚣尘湫隘,其何以居。乾隆甲子,金、兰、东、义、永五邑同乡,佥谋建馆,乃捐橐囊,权子母,积累至庚午,始卜宅于南濠,神告之吉,予时相基址。计广轮,庀材鸠工,届壬申而乐成,则堂构奂如,耳目一新矣。
余公车北上,正肇造伊始。今兹言旋,又当告竣。瞻栋字,仰闬闳,为徘徊流览者久之。同乡告余曰,馆所由昉,稔知颠末者惟子,盍具文纪之以。惟余八婺相距, 此百余里,然聚首无缘,有垂白不相识者,乃会归此地,不谋而合。非庄叟所谓离人滋久、恩人滋深者耶。为想春风秋月,同乡偕来于斯馆也,联乡语,叙乡情,畅然蔼然。不独逆旅之况赖以消释,抑且相任相恤,脱近市之习,敦本里之淳。本来面目,他乡无间,何乐如之。爱为胪列一时情事,揭诸贞珉云。
乾隆十七年岁次壬申桂月之吉。
兰江戴曦撰并书。


碑文根据苏州博物馆藏拓片整理,笔者寻找原碑,不得见。而《重修金华会馆》碑立于苏州碑刻博物馆内,碑高161厘米,宽67厘米。得到苏州碑刻博物馆领导的支持,金华市地方志办公室收藏有拓片。《重修金华会馆》碑文录于下:
夫缔造之艰,又赖继守之勤,使毋费隳,则历千载如新,斯会馆之葺为不可缓也。吴郡金阊,为四方士商辐辏之所,故建立会馆,备于他省。吾乡金华郡治,实统有数邑人士,或从懋迁之术,或挟仕进之思,莫不往来于吴会。乾隆初年始倡议募资,于金阊门外南濠地,创构会馆,供奉关圣帝君,春秋祭祀。于是吾郡通商之事,咸于会馆中是议。距乾隆年来,逮今已有百祀,楝牖摧剥,丹碧晕败,而三门缭垣以及庥享歌台,尤为挠敝。恒玺等均荷神庥,窃忝司事,讵敢坐视。因即遍告同人,爰相捐资,鸠工庀材,集召并镘。始工于道光十六年正月十一日,阅数月而工竣。凡会馆之具,罔不一新。统用银一千四百二十两,皆出吾郡吾邑之士,兹不缕载。仅将邑名刊勒,系以捐银之数,用备稽考云。


金邑 捐银一百二十八两七钱。
兰邑 捐银二百两。
东邑 捐银(中缺)。
义邑 捐银八百二十 两。
永邑 捐银二百五十一两二钱五分。
道光十六年四月 谷旦
司事王恒玺谨立


王恒玺系义乌田心人,他家经营的慎可火腿行在杭州、温州、严州、苏州等地开有分号。关于慎可火腿行,有如下的传说——
道光年间,苏州城内,瘟疫四起,许多百姓染病后上吐下泻,痛苦不堪。王恒玺不仅经商有道,也略懂些医理,他兄弟王恒魁从《本草纲目拾遗》书获知,“火腿猪爪”可治肚泻。王恒玺把全部火腿爪截下,肉煮汤、骨研末,分送给患者服用,患者病情好转。苏州城内瘟疫蔓延之势得到控制。当时,林则徐任江苏巡抚,得知王恒玺兄弟仁义之举,遂书“培德堂”匾额一块,赠给慎可火腿行。王恒玺兄弟把“培德堂”匾额挂到老家田心新厅中堂上,作为勉励。

《姑苏繁华图》金中的华火腿商行


《姑苏繁华图》中的金华火腿商行 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苏州籍宫廷画家徐扬用了24年时间创作了一幅《盛世滋生图》,以长卷形式和散点透视技法,反映当时苏州“商贾辐辏,百货骈阗”的市井风情。


《盛世滋生图》,又名《姑苏繁华图》,全长1225厘米,宽35.8厘米,画面自灵岩山起,由木渎镇东行,过横山,渡石湖,历上方山,介狮和两山间,入苏州郡城、经盘、胥、阊三门,穿山塘街,至虎丘山止。作者自西向东,由乡入城,重点描绘了一村(山前)、一镇(苏州)、一街(山塘)的景物,画笔所至,连绵数十里内的湖光山色、水乡田园、村镇城池、社会风情跃然纸上。粗略计算,全幅画有各色人物12000余人,各色房屋建筑2140余栋,各种桥梁50余座,各种客货船只400余只,各类可辨认市招260余块,完整地表现了气势宏伟的古城苏州市井风貌。


图中段画有一处金华火腿商行。金华火腿商行地处万年桥附近,是二间一层小楼,左边(以金华火腿商行方位为基准)为南北杂货铺,右边是大茂号衣庄,后面是城墙,前面临窗是条河。画中的两个窗口三个人,两长者一少年,在向停泊在河边的船上人招揽生意。左间店内悬挂火腿,右间店内可见货架。万年桥上地摊一个连着一个,货郎担和行人如织。河上停船舷挨舷,船上人或装卸货物,或与岸上店家互做生意,或挪移船位另行他处,甚是繁忙。


画中另一处又可见船上挂着三只火腿。是不是金华产的,是卖还是买,任尔遐想。

1914年苏州地图中的金华会馆

龙泉婺州会馆

龙泉婺州会馆始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龙泉县金华籍商人在县城东边建殿以祀胡公大帝。殿阶下建有两廊,殿前为中庭,有戏台。殿后为观音堂,侧为灶室。同治初年,汤溪、兰溪在龙泉经营布业者以抽分法集香灯款,逐渐积累资金。光绪九年(1883)扩建会馆,重塑神像。


民国18年(1929)11月龙泉县地方法院成立,高维濬院长于28日租占婺州会馆为法院机关办公场所。9位在龙泉的金华籍人士署名上诉。浙江高等法院则以训令的形式对此事作出了回应:“兹据前情,查会馆既系民产,与县有公产性质不同,未经会馆团体同意,自属不便拨用。惟东电署名之人,是否会馆团体董事,未据叙明。该法院办公地址,是否变更原议,改用婺州会馆,亦未据报。究竟是何情形,应由该县县长及县法院查明,分别办理。”浙江高等法院的训令承认会馆作为民产,龙泉法院不能任意占用;同时根据共有财产的处分需要征得全体同意的法律,要求核实上诉人的身份。大约3个月后,会馆被过境军队占用,龙泉县地方法院迁往孔庙明伦堂。


龙泉婺州会馆门楼于2017年迁建至剑川大桥北端西侧(红豆公园)。

梅城金华会馆

清代梅城金华会馆位于小南门外东侧,坐北朝南。右面为胡公庙,祀奉胡公大帝。庙中有雕花戏台,农历八月十三胡公大帝生日都要演三天戏酬神。凡来祭拜神者,每人发给馒头四只,如供奉猪头鸡、鱼三荤者,则发给馒头八只。元宵佳节,要举办灯会。桥灯的龙头木雕贴金,上缀红绿琉璃灯,二只龙角是真犀牛角,颇为贵重。还有狮子灯、花灯,各竞巧技。胡公庙旁是花厅和楼房,花厅供同乡会议事、会客用,楼房供同乡人遇灾暂住,以及演戏时作为演员的宿舍。


1947年,金源昌烟厂金忠汉老板在梅城金华会馆创办了私立八婺小学,后改为八婺剧院。1965年建设富春江水电站,金华会馆被淹没在新安江水底。

另外,从《申报》报道中可见,上海金华会馆位于西门外斜桥南路,杭州也建有金华会馆。《海宁风俗》记载,海宁金华会馆在硖石东山北麓。笔者希望获得更丰富的金华会馆资料,望读者不吝提供。

编后

会馆是历史的见证,各地会馆建筑元素清晰地记忆着独特的地域文化细节。
气势宏伟的安徽会馆,大气雅致的金华会馆,典雅精巧的嘉应会馆,造型别致的潮州会馆,雕刻缤纷多彩的全晋会馆……那些造型多样、风格迥异、装饰精美的会馆建筑,在不经意间,就将人们的思绪带回厚重的历史岁月中,于无声中诉说前尘往事。


300年的沧桑经历,那些曾经的会馆不但积淀下深厚的文化内涵,成为历史上一道独特人文景观,里面也包含着许多人关于根的印记。


商业会馆介入社会治理,使明清社会从二元治理体系扩展为三元治理体系。即县以上是集权制的政府管理,在基层,对安居原籍的人是依靠家族乡约进行管理,而流寓人口的管理则由会馆承担。这一新的治理体系最大程度地覆盖了各种群体,适应了社会流动日趋频繁的社会变迁,有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在这一体系中,会馆对行政机构管理社会实际上起着辅助补充的作用,对当前的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亦有借鉴意义。

喜欢 (0)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