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梓 沉寂人间六百载的兰溪籍榜眼

古婺芳踪 徐莹

童梓 沉寂人间六百载的兰溪籍榜眼

文/张绍芳 图/资料图片

寓居北方,幸运高中榜眼

童梓,字良仲,号自得,元代婺州路兰溪州香溪人,生卒年无考,谱行兴十一公。母亲徐氏与元代大儒、兰溪隆礼坊吴师道(1283—1343)的夫人是亲姐妹。吴师道的祖父、父亲均以儒学为业,特别是父亲吴辛于元贞、大德间做过金华、仙居等地的教谕,至大初年(1308)又出任岱山书院山长,后任兰溪州学正。吴师道本人至治元年辛酉(1321)进士出身,曾任国子助教、博士,以奉议大夫、礼部郎中致仕。吴氏家学显赫一时。童梓童年起就得以游学于吴师道门下,与表兄弟吴深(1321—1341)、吴沉一起生活、学习,可谓得天独厚。
成年后的童梓在父亲童正德眼里是个有“异质”的人,于是让他前往京师(今北京)“从天下名公游”,“冀其有成”。元至正十九年(1359),朱元璋率领的红巾军占领了金华,各地烽烟四起,群雄割据,元朝被迫采取多种变通的方法举行科举考试,设置京师流寓科就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说,全国的士子都可以在京都直接参加本应在地方举行的乡试。童梓“应流寓大都(今北京)乡试”中了第五名;次年(1360)参加会试中第四名;殿试后,登元至正庚子(1360)魏元礼第二甲第一名。元代至正初年恢复科举后,一甲只设一人,第二甲第一名即该榜进士第二名,也就是后来俗称的“榜眼”。因为战乱等各种因素,这一年实际到考者仅88人,远低于法定的300人,共取进士35人,可以说童梓有实力更有运气。

才华横溢,可惜不被赏识

中进士后,初授大都路同知通州事,后为万镒库提举、河间路治中。至正二十八年(1368),朱元璋称帝,改元洪武。当年八月攻克大都,元朝覆灭,童梓举家返乡。
途经南京时,遇到了久别的好友张孟兼(1338—1377)。张丁,字孟兼,浦江人,与宋濂同学于闻人梦吉门下,至正二十五年(1365)通过宋濂的举荐出山远赴应天府(今南京),次年(1366)十月担任国子监学录。他乡遇故交,两人“促席竟及夕,剪烛夜忘眠”。在好友的关照下,童梓暂时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半年,并在南京度过了南下的第一个新年。其间张孟兼经常过来围炉论诗,很可能劝过童梓等待机会重新出仕,但童梓最终以“浩然乡思牵”为由提出离开南京回兰溪,并说“功名非吾事,身世图生全。故山有敝庐,读书可终焉。昔有钓游处,西郊及东阡。邻翁纵谈谑,岁时罗酒筵。匪学高尚隐,实且脱忧煎”。孟兼得知童梓已经定好了船,知道去意已决,只好感叹一番,从囊中取出仅有的三百钱置办酒宴为童梓饯行,并赠以《送童良仲归兰溪》诗。
“尝读登科记,犹忆庚子年。君名乃亚魁,众口争称传。岂惟宗党重,亦为闾里贤。”诗的首几句回忆了童梓当年高中榜眼的风光,接着记述了两人虽然南北相隔,却书信不断的深厚友谊:“授官得要地,尚尔客幽燕。音书或间至,途路动逾千。”后来,战争使得书信相互报个平安也成为奢侈——“不谓兵革起,陵谷成变迁。南北遂阻隔,相望各一天……君世居兰溪,我家浦水边。相去固甚迩,鸡犬声相连。胡为万里别,不啻参商然。”“去年朔方平,君挈家南还。相逢逆旅中,把手话缠绵……此情胶漆投,此义金石坚”,则记述了两人重逢的喜悦,情浓如初,不愿分离。
张孟兼对童梓的才学十分佩服,当面称赞他:“君才十倍丕,顾我何能先?”孟兼本人的学识就已经非常高,刘基曾对朱元璋说:“当今文章第一,舆论所属,实在翰林学士臣(宋)濂。次即臣(刘)基,不敢他有所让。又次即太常丞(张)孟兼。”可见,童梓这个元朝的“天下第二”和张孟兼这个明朝开国文臣的“天下第三”,真是才学不分伯仲,英雄惺惺相惜。

浩然归乡,得享天伦之乐

洪武二年(1369)中秋前后,童梓一家人终于回到了阔别二十年的故乡兰溪。虽然囊箧萧然,但好在全家无恙。童梓已经十分满足,为此赋诗一首:“喜看慈母如兄健,笑指元孙似我长。四十九年成梦寐,百千万里困风霜。”
虽然家贫,但终日诗酒相伴的日子倒也过得舒坦,童梓在自己的居室上题了块“自得斋”的匾,并以诗明志:“于今未问生涯事,终日高歌醉即眠。自是倘佯田野间,怡然居适自得闲。”
自此,童梓有了另外一个雅号“自得斋先生”,天天与一帮隐士文人诗酒酬唱。偶尔,也会愤世嫉俗一回。兰溪过年有祭灶的风俗,一般人家在农历腊月廿四,都会备好酒肴,张贴“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灶神。童梓偏偏不这样,他写了首祀灶诗,道尽了底层社会文人的窘迫:“一炷清香一掬泉,送神千里去朝天。玉皇若问人间事,只有文章不直(通值)钱。”
与世无争的宁静日子也会被打破。洪武六年(1373)四月,朝廷下令,各地方察举贤才,以聪明正直、贤良方正、孝悌力田、儒士、孝廉、秀才、人才、耆民等名目,“皆征召至京”。当时隐居兰溪的吴沉、童梓、陈达等都在名单上,大书法家、诗人陈达不惜以拒绝服药加重病情的方式逃避征召,最后于洪武八年(1375)去世。吴沉和童梓也不愿应征,但被迫强行带上船,送往南京。船开到杭州,两人千央万求,居然感动了官员,准予还乡,吴沉写下《五月二十四日发舟赴杭,六月十八日还舍》记述此事,称“似我此等人,只当友麋鹿。弊庐蔽风雨,薄田具餐粥。从今没暮齿,此志良已足”。
八月十二,吴沉与童梓同访德隐禅师于金华灵源寺。十五日夜,月圆如盘,两人登上寺中五色云台阁,仰望长空如洗,素辉千里,隔世重生之感顿时涌上心头,吴沉赋诗道:“浮世能消几盈缺,今宵别是一婵娟。九天宫殿光明满,大地山河影像圆。忽有宝花吹座上,更闻仙乐度阑前。”
洪武十一年(1378),童梓的好友张孟兼被朱元璋廷杖六十后弃市处死。洪武十三年(1380),受胡惟庸案牵连,宋濂全家被处斩或流放,无一幸免,宋濂本人于次年病死在发配途中。洪武十五年(1382),吴沉成为明代废除丞相制后的第一任东阁大学士,但据记载,不久吴沉辞官回兰又被械至京师,卒于洪武二十二年(1389),童梓则从此史籍家谱再无记载。
而今600多年过去了,世人几乎忘记了兰溪还曾有过这么一位榜眼。不幸的时代,童梓遇到了最幸运的事——金榜题名进士第二,晚年又得以重返故乡享受天伦之乐。虽然他自谦此举是迫不得已,苟全性命于乱世而已,但何尝又不是人生大智慧呢?

“小邹鲁”金华,文化资源丰富,地位独特
为充分挖掘、梳理、展现金华人文脉络,本报与金华市政协文史委、金华市文物局共同推出系列文化报道“古婺芳踪”
用心整理和记录这座城市的历史,寻找八婺大地共建共融共享共赢的文化力量
欢迎社会各界关心金华文化事业的人士撰文、投稿、提供线索
投稿邮箱 / 125059335@qq.com ■特别支持 金华市地方志办公室

喜欢 (6)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