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儿子的,怎么能拔父亲的氧气管?”


众康康复医院助力父子各得其所

金竹路,众康康复医院,午后的阳光洒进1楼2号病房,57岁的叶春林躺在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22岁的叶成科坐在床边,手里捧着《养老护理员》一书看着。

叶成科是叶春林的儿子,也是众康康复医院的新员工。他的工资,在满足自己日常生活所需外,将用来抵消父亲的部分康复医疗费用。

2016年5月5日,叶春林突发脑溢血,昏迷20多天后恢复了意识,但失去了吞咽、言语、行动功能。还在读书的儿子叶成科力排众议,不肯拔掉父亲的氧气管。毕业后,他没参加工作,在家日夜照顾父亲,却也承担着无钱帮父亲康复的压力。

8天前,众康康复医院将叶春林从家中接出,承诺减免部分费用,并给叶成科提供工作,父子俩在医院各得其所。

父亲,你曾撑起我的一片天

下午2点,护理人员来到病房,帮叶春林换鼻管。叶成科放下手中的书,站在父亲床前,弯下腰,低声说:“老爸,要换鼻管了。”叶春林眨了一下右眼。自出事以来,父子的沟通就是一个说话、一个眨眼或摇头。

下午3点,康复治疗师来帮叶春林做运动,叶成科向对方请教什么是肌张力。“腿部肌张力的恢复是不是一定得靠电疗?”他目视治疗师,真诚有礼。

隔壁床一位病人的家属赞不绝口:“22岁的小伙子,能这样照顾父亲,落落大方地与人交谈,真不错。”叶成科听了,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躲在黑框眼镜后面的双眼,依旧坚定。

叶成科以前没有这么成熟,曾经腼腆内向的他,有一个完整的家,还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他家住在金东区赤松镇上钱村,母亲很贤惠,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叶成科和姐姐。父亲在一家工厂做保安,对一双儿女也是呵护备至。

叶成科十几岁就迷上了古玩。有一次,他在镇上看中一个石墩,打算以600元购买,但身上没这么多钱,就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父亲骑车带着600元钱出现在他面前。

2012年1月16日,叶成科一家人坐在一起享用晚餐。饭后,母亲出去办事,当时下着雨,村里没路灯,一辆车从厂房出来,撞到了她的后脑勺,车子没上保险。等叶成科赶到医院,母亲的手脚已经冰凉。

失去母亲以后,叶成科突然长大了,不再像以前一样,遇到事情就躲在父母身后。父亲叶春林也在改变,脾气收敛了不少,非常尊重儿子的意见。叶成科周末从学校回来,他会烧一桌子的好菜。平时独自在家,他一碗菜可以吃一天。

“他真的是个好父亲,曾经撑起了我的一片天,都说父爱如山,以前我不懂。”守在父亲病床前,叶成科平静地回忆。

失去了母亲,不想再失去父亲

2016年5月5日,星期四。上午,在交通技师学院读书的叶成科接到父亲电话,说明天就是周五,学校会放假,到时他会到学校来接自己回家。挂掉电话,叶成科觉得特别暖心,自己都读大专了,父亲还要来接,又不是读小学初中。

这是父亲最后一次给他打电话。当天晚上,叶春林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市区一家医院抢救。医生说,他的出血部位在脑干,脑干内有基本生命中枢存在,除了接受大脑的管理外,同时也是大脑与全身所有部位的运动和感觉信息传导通路的必经之地,“这是最差的出血部位”。

叶春林昏迷不醒,家属心急如焚,医疗费每日过万。是治疗还是放弃?有人劝叶成科,大多数脑干出血的人,能醒过来就不错了,即便醒过来,也是瘫痪在床,还花费巨大,不如把氧气管拔了吧。“何况,你还在读书,没有收入来源,你妈妈又不在。”劝导者苦口婆心。

叶成科不假思索地拒绝了:“当儿子的,怎么能拔父亲的氧气管?”拔了以后,父亲再也没有存活的机会。他已经失去了母亲,如果再失去父亲,这一生根本没有尽到孝敬父母的义务,这样的人生还完整吗?他打算用母亲遭遇车祸的赔偿金来救治父亲,能撑多久就撑多久。

20多天后,叶春林的双眼睁开了。叶成科赶紧去找医生:“这是不是说明我父亲醒过来了?”医生很淡定:“他应该还没有意识。”第二天,叶成科发现父亲的眼角挂着泪,他知道,父亲醒了,真的醒了。

当时叶成科还没有毕业,他打算休学照顾父亲,被老师劝阻。最终,亲戚朋友帮他照顾了半年。半年后,叶成科放弃了为期一年的实习,选择去医院照顾父亲。

脑溢血患者要做康复训练,站床、电疗、针灸、推拿……每个项目的费用加起来超过百元。2017年过年前,因为没钱继续做康复治疗,叶成科带着父亲回到家中。

父亲,让我撑起你的一片天

回家后,叶成科每日照顾父亲。在医院里,他向护工学过如何帮父亲翻身、擦身、绑尿袋、吸痰……各种技巧驾轻就熟。

叶春林没有吞咽功能,只能吃流质食物,每两小时喂一次。早上,叶成科煮一锅粥,蒸一个鸭蛋,再混合进牛奶、蛋白粉,一起搅碎,吸进针筒,打到营养管里,让父亲吃。中午,他烧一锅饭,炒一盘肉,混合牛奶搅碎。“父亲整日卧床,需要补充营养。”他说。

每次让父亲吃饭前,叶成科都会帮父亲处理小便。父亲的大便三四天拉一次,难以排出时,叶成科就用手抠。为了让父亲更好地排便,他经常买来香蕉、火龙果喂给父亲吃。

叶春林长期卧床,肺部有感染,经常咳嗽。每次听到他的咳嗽声,叶成科就立马冲过来,拿起管子帮他吸痰。为了防止产生压疮,叶成科经常帮父亲翻身。晚上12点,他帮父亲翻身、喂水后才能入睡。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起床烧饭、洗衣。

逛街、看电影、同学会……这些在青春飞扬的年纪司空见惯的事,与叶成科绝缘,他每天守在父亲床边。烦闷的时候,他拿出自己收藏的古玩,欣赏一会儿,或者去逗逗自己养的小兔子,调解身心。

众康康复医院,为“孝心儿子”助力

不止一次,叶成科想去参加工作,挣钱帮父亲做康复,改善他的身体状况,但父亲离不开他。眼看叶成科一日日消瘦,他的姨妈站了出来,找他谈话:“你才22岁,如果不参加工作,肯定会与这个社会脱节。”姨妈联系了媒体,“孝心儿子”叶成科的故事,走进了大众视野。

市区众康康复医院看到叶成科的事迹后,感慨他孝顺懂事、坚强有担当。该院以帮病人康复为宗旨,有完善的设备、经验丰富的康复治疗师,决定帮助叶成科父子。8天前,该院的救护车开到了金东区赤松镇上钱村,将叶春林接到医院。被抬上车的一瞬间,叶春林的眼角流出了泪水,眼尖的叶成科悄悄帮他拭泪,年轻的脸庞露出了笑容。

医院给叶春林安排了一楼朝南的病房,提供一级护理,配有心电监护、鼻管吸氧。他的肺部感染问题也用药物治疗,康复治疗师每天帮他做20分钟的被动运动。

看着康复治疗师握着父亲的手臂轻轻伸展晃动,叶成科喃喃自语:“好多了,比在家里好多了。我在家给他做康复,可能是方法和力道不对,他脸上的表情很痛苦,我狠不下心继续做,在这里,医生给他做康复时,他很平静。”

得知叶成科想参加工作、又想照顾父亲,众康康复医院给他提供了护理员的岗位,叶成科满口应允,他主动提出,父亲的康复治疗费用就从他的工资里扣。“医院这样帮助我们,我非常感激。”叶成科说。

众康康复医院院长杨树清说,叶春林的康复治疗费用,医院会酌情减免。

文/摄本报记者 赵如芳 

喜欢 (3)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