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是兰溪人?

古婺芳踪 徐莹

赵孟頫(fǔ),宋末元初著名的书法家、画家和诗人。作为中国美术史上的大家,他在世界美术史中也占有一席之地,其作品是世界各地收藏家、品评者和研究者眼中中国书法、画作的重中之重。
赵孟頫常自署“吴兴赵孟頫”,以前大家只知道他是湖州人,却不知他原籍是婺州兰溪。元杨载《故翰林院学士承旨赵公行状》记载,赵孟頫的父亲赵与訔,“本出兰溪房”(即兰溪人),当年随侍兄长殿撰赵与譍在湖州当差,被宋孝宗亲侄赵师垂的儿媳郑氏相中收为继子,才改称湖州人。
近日,兰溪市灵洞乡书法爱好者陈小龙在乡村农户家拓制碑石过程中,发现一方镌刻于南宋端平二年(1235)的青石质墓志,经解读,证实墓主就是赵与訔的生母——赵孟頫的祖母潘氏。这块圹志的出土,首次以实物形式,见证了赵与訔和兰溪的渊源,为史册所载的这段故事找到了实证……

赵孟頫是兰溪人?
兰溪新发现距今783年赵孟頫祖母墓志

■文/程峤志 张绍芳 摄/陈小龙

赵孟頫,中国美术史上的大家

宋代文人画家眼高手低,画不逮所论。南宋的士大夫文人画有了明显进步,但还在探索阶段。宋末元初,文人画题材范围的扩大,需要一个更全面的人物来完成,他就是赵孟頫。
赵孟頫打出“师古”的旗号,除了坚持最能体现其画作古意的青绿画法外,还兼画李郭和董巨,开启了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

“2017年赵孟頫书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国内外赵孟頫研究者认为:赵孟頫可能是书画史上重题款识的第一人,他不少影响深远的重要理念就见于旧作重题之中,并影响了日后的中国题咏文化;元代四家全靠赵孟頫“提醒品格”,他通过“省减”的办法对董巨、李郭笔法的改造,为元人使用董巨笔法提供了出路;他对山水画的脉络更有全盘深刻的体悟;他最核心的“书画本来同”思想,给文人画从理论到实践找到了一个可行的支点,对中国文人画影响十分深远……

赵孟頫常自署“吴兴赵孟頫”,以前大家只知道他是湖州人,却不知道他原籍是婺州兰溪。元杨载《故翰林院学士承旨赵公行状》记载,赵孟頫的父亲赵与訔,“本出兰溪房”(即兰溪人),当年随侍兄长殿撰赵与譍(同应)在湖州当差,被宋孝宗亲侄赵师垂的儿媳郑氏相中收为继子,才改称湖州人。

赵孟頫为赵与訔撰写的《先侍郎阡表》中说:“自秀安僖王而至府君(赵与訔),皆家吴兴”,经过和墓志对照,知道这是当时特定环境下的粉饰之辞,和实际的情况有所出入。赵与訔,乃至赵孟頫,和婺州兰溪之间有着割舍不断的缘分,所以赵孟頫登八咏楼诗说:“羽士曾闻辽鹤语,征人又见塞鸿飞”(《东阳八咏楼》)——将自己比喻成千年化鹤来归故乡的神话人物丁令威。

青石墓志,镌刻着孤儿寡母的励志史

近日,兰溪市灵洞乡书法爱好者陈小龙在乡村农户家拓制碑石过程中,发现一方青石质墓志,经解读,证实墓主就是赵与訔的生母——赵孟頫的亲祖母潘氏,这方墓志为史册所载的这段故事找到了实物证据……


墓志由赵与譍撰文,安吉州州学教授杨幼度撰书,自南宋端平二年(1235)刊刻,斗转星移,距今已783年了。


墓志详细记录了赵与訔的家庭状况:“嘉定己卯,先君丞赣之雩都,不幸疾卒于位。”也就是说,赵与訔的生父很早就过世,寡母孀居多年,一大堆儿女的抚养和教育,全靠她独力承担;“室且垂罄,只力支吾。”家里的白米都快给儿女吃完了,仍想尽一切办法去筹集,虽然左支右绌,备见窘迫之态,但依然“处家整肃,驭子严毅,用能抗节,单弱中不堕先君之志”。潘氏是一位有节有度、勤劳智慧的女子,在这样一位刚柔并济的母亲教导下,诸子各有成就——长子赵与譍就任临安府茶场的管事,次子赵与訔过继给皇帝的近亲湖州王室,三子赵与䚸、四子赵与謺读书应举,誉满士林;而女儿们也嫁得好夫婿,家族免于败落。


而今,我们从典籍中可以看到,赵与訔过继湖州之后,仍然和兄长赵与譍相携游览钱塘湖山的石刻,在《周易直说序》里更是深情地追忆当年和兄长师从樟林村徐相学习的经历……这些片断式的记载,因为这块墓志的出土,统统落到了实处——这里面饱含着赵孟頫家族对故乡兰溪的深深眷恋。赵与訔是晚宋重臣,其坚毅的性格和笃于兄弟之情的人品,也可从这方墓志中窥见端倪。

“建炎渡江,宦游家兰溪”

赵孟頫家族是在宋高宗建炎初迁居兰溪的。建炎元年是公元1127年,赵孟頫生于公元1254年,由家族迁居到赵孟頫出生,其间相距整整120多年,可说是名副其实的老兰溪了。


赵氏家族落脚的地点,由墓志所云“铜山乡徐坞”分析,可知应该在兰溪城中。因为这个位置大概在今天的大云山风景区费垄口一带,这里好比是洛阳的北邙山,是城居的名门望族死后最理想的归宿。


吴师道在《东峰亭记后题》谈到一段掌故,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南宋赵孟頫家族的轶闻。大意是说有位赵氏子孙,自以为书读得多,有人问他《东峰亭记》是哪位写的,却答不出来,越想越气愤,便一头撞向冯宿《东峰亭记》的原碑。结果人没有撞死,而石碑却从此断成两截,再也不能复原了。从这个故事,也可以看到赵氏博览、好学的家风。


建炎南渡,有许多赵宋宗室寓居兰溪,有的至今名闻遐迩,有的则湮没无闻。章枫山仅录其中两支:一是永昌宋太祖弟弟魏悼王赵廷美支系,一是城南聚星巷宋太宗周恭敬王赵元俨支系,其他的赵氏宗室遂湮灭无考,其中不乏有在文化领域卓有成就的像赵孟頫家族的簪缨世家。


在滚滚消逝的时间流水般无情地冲刷下,兰溪厚重的土地又一次侥幸为我们留下了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有心人的辛苦寻觅,让生在今天的人们可以通过这方青石墓碑追慕先贤的足迹。


幸甚至哉!子昂归来!

喜欢 (0)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