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出白沙如霜雪 2000年白沙文化泽润后世

古婺芳踪 徐莹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的金华,河道星罗棋布,总长何止千里。500多万人口的金华,1/4人的饮用水却仰仗一条68.3公里长的河流——白沙溪。

    “溪出白沙如霜雪。”明时官修《环宇通志》以美妙的文字点出白沙溪溪名的由来。“流水涓涓,白沙渊渊”,白沙溪,诗意的栖居之地!

《大清一统志》和地方县志的说法,白沙溪源起括苍辅仓山。遂昌武义两县交界、黄海高程1260米的狮子岩,被今人认定为白沙溪的源头,白沙溪流经30多个村庄,流域面积320平方公里,在白龙桥镇临江村附近并入婺江。

白沙溪曾名白龙溪,因其形似一条长龙伏卧于高山深谷。短短68.3公里的河流,大部分与白门线并行缠绵,起伏偎依于南山脚下。南山山林茂密,峰峦秀丽,白沙溪水道因山谷时而开阔时而紧致,细窄处碧水深潭,宽阔处鹭舞沙洲,美不胜收。有道是长藤结瓜,白沙溪两岸逐水而居的村庄30多处。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沙畈水库和金兰水库更像两颗明珠嵌于溪流,形成一个串字。串起山里山外,串起古今。

白沙溪河道及村庄起于何时,鲜有文字记载。说起白沙溪的普遍联想是“国家一级饮用水”“宜居金华一张金名片”之类概念性结论,少了些细节和温度。溯河流而上,细细聆听,这条短短的河流,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精神气韵发出绵绵不绝的雷响,构建了独特的白沙文化。

 

 

 

溪出白沙如霜雪  2000年白沙文化泽润后世

 

附会的天子传说

白沙溪两岸有着密集的朱元璋传说。从下游往上,白龙桥镇有古方洞山塔下洞山潭朱元璋藏宝剑的传说;琅琊镇有铁店村附近的石岩寺洞门转向救朱元璋的传说、有乌山顶倒插枫树的传说;沙畈乡有山足村福民山“天下第一(乙)山”的传说、有辽头村山麻雀救朱元璋的传说、有乌云村七里畈皇帝飞污凼的传说、有大角坞蚊子叮毛竹的传说……

史料记载,攻占金华城前,朱元璋曾在金华兰溪驻留半年之久(1358年至1359年),真命天子到过金华,金华兰溪等地留下诸多朱元璋的传说,但偏僻的白沙溪畔关于其传说如此密集且越往上游越多,颇让人费解。

如果说不可考的朱元璋传说是对真命天子的附会;那么记录在案的丰富的文史,则把一个真正耀眼的白沙文化呈现在读者面前。

引白沙溪入婺江的是白龙桥镇。白龙桥得名于白龙河(白沙溪别名)。白龙桥先有桥后有镇,旧时以水为交通要道,白龙桥两侧分别是马海铺和山迴铺两个铺司(官办小型驿站),陆路连接着金华汤溪,水和桥构成了十字交通枢纽。这一带历史上不缺名人,叶店叶氏、酤坊杜氏和朱姓的宗谱里记录,都曾出将入相。《金瓶梅词话》中提到最多的酒就是金华酒,金华市区有酒坊巷,与之相呼应的是,白龙桥古方村旧名酤坊,正是造酒卖酒之地。望族的更迭出现,酒业的经久不衰,车马喧嚣的水陆要道,这里曾经的繁华可以想象。

 

坐实的名门望族

 

溯流而上,过白龙桥境,白沙溪的两侧分布着长山乡和琅琊镇,长山曾称白沙乡、循理乡,长山石门倪氏名人辈出,近年来,首先提出白沙文化概念的金华本土历史文化学者杜顺华曾著文考证戚继光是长山石门倪氏后人,而明末与金华城共存亡的抗清人物朱大典也来自长山,其幼年读书的学堂犹在。长山更是北山四先生之首何基身后埋骨之地,生于北山长于北山的何先生却埋骨南山,何故?有说法是,长山一地既有何基的蒙师,又有诸多出色的弟子之故。

琅琊镇也有自己漂亮的“琅琊榜”,金兰水库又叫大岩水库,就建在镇的西南面。曾书写中国军民抗日战争中奇兵突袭以少胜多传奇的琅峰山就在大坝下游两公里处。离琅琊镇一箭之地的铁店,以其数条龙窑的规模和精致的宋元时代的瓷器而跻身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之列。如今孤悬镇的东北面田野间,建于赤乌二年(239)、有“金华第一庙”之称的白沙昭利庙,从现存文字看,唐宋元明清及至1917年均有重修,从唐广明元年(880)至1917年,十次修庙的碑记和志序历历可考,盛唐时期的石碑字已斑驳,碑身犹在,淹于庙的一角草丛之中。同是盛唐,琅琊镇出了以滕珦为代表的名门,父子四进士,滕珦致仕之时,时人白居易、刘禹锡、贺知章等把酒相送赠诗表意,白居易《送滕庶子致仕归婺州》赞曰:“东阳门外数滕家。”滕珦晚年居住的白沙溪口,就是指金兰水库大坝下,今人把离镇不远的滕氏聚居地杨塘下村冠名为尚书故里。

沿白门线过金兰水库,即进入省级生态功能区沙畈乡,沙畈水库建于两山夹峙的原沙畈大立元等村,这一代汉时称桃源,山水形胜不在话下。水库大坝下游,有停久(亭久)、高儒两村,仅仅村名就让人浮想联翩———2000年前,36骑从大漠边关绝尘而来,跨黄河越长江,却在这条小溪之畔停下,再不离去。

历经近2000年时光,卢文台墓仍立于停久村中,村中还有纪念卢文台而于东汉中平元年(184)修的祖墎殿和隐真(圣)祠,这比前文提及的金华第一庙白沙昭利庙还早了75年。

卢文台隐于桃源,其后数百年,一群又一群儒生慕隐圣之名,在停久村边上,远离尘嚣之地驻扎讲学,麓渚书院内高朋满座谈笑鸿儒,高儒村应运而生。前脚是诗意的道家隐真,后脚是出世的儒学高谈,这样一块离城百里的山谷,应该激荡出怎样的云气?

 

 

顺流而下,看不尽白沙溪两岸风光旖旎;溯流而上,听得见两千年来清晰的马蹄声声。今日白沙溪两岸民众,为保一方清水安守清贫,工业、养殖业被禁止,靠山不吃山,近水不吃水。这种甘于付出的文化源头可以清晰追寻到两千年前踏马而来的那个人——卢文台,严肃的文字记载着他的戎马半生,高居庙堂,而后功成身退,缘定停久,结草为庐,化剑为锄,拦河治水,哺育八方……

 

高官-将军-隐士-白沙大帝

卢文台修堰治水七次被帝王加封

 

据考证,卢文台是浙江最早出现的卢姓。卢文台字高明,新莽时期除骠骑将军,后随刘秀从“大树”将军冯异讨赤眉有功。建武元年(25)刘秀即位,两年后卢文台官拜辅国大将军。东汉永平三年(60),明帝刘庄在洛阳南宫云台阁图画二十八将,“卢文台不与”。

“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不与”两字隐藏了太多恩怨太多无奈。卢文台挂印而去,“率部将三十六人出河南宜阳,下江南,隐迹婺南括苍辅苍山”(今金华婺城区沙畈乡停久村)。

从居功至伟的人臣到跳出人界的白沙大帝,卢文台人生进程和被神话路径清晰可寻。作为人的卢文台,其前半程在朝,后半程在野,前半程文字记载翔实可信,后半程依托口口相传拟神。同朝名士严光(字子陵)隐退富春江或许给了卢文台启示,老大不小的卢文台纵马而去那一个洒脱的背影,有着鲜明的侠客风范名士风采——“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从此,南山脚下多了一隐者。

放下功名,隐于乡野,采菊东篱,躬耕南亩。这样的人生给了卢文台思考稼穑的时间,使治水成为可能。《大清一统志》有文字记载:“白沙堰在汤溪县东三十里,相传汉卢文台所开,首自辅仓,尾跨古城,共三十六堰,溉田千万顷,其第十九堰涧一百余丈,水分六带,灌田尤多,因名曰‘第一堰’也。”

几十年前,白沙溪两岸还有人用当地盛产的竹子和破竹填石的方法因地制宜地垒河堤,而有文字表明,卢文台率部将和当地百姓“破竹为笼,圆径三尺,以石实中,累而壅水”,智慧可见一斑。巧妙利用河流水势落差开始拦水筑堰,开渠引水灌田。白沙堰成了全国稀有、我省最早兴建的水利工程之一。南宋右丞相王淮是金华人,曾题七律《白沙溪遗兴》:“白沙三十有六堰,春水平分夜长流。每岁田禾无旱日,此乡农事有余秋。”

明成化年间,汤溪县首任县令宋约曾题诗:“当年辅国有奇功,勇退归山作卧龙。不向生前承帝宠,却从殁后拜侯封。”三十六堰,成就了一位白沙大帝(民间传颂为朱元璋所封)。

卢文台身后被帝王七次加封,四次封侯,三次封王——从庙堂之高官拜辅国大将军,到隐于乡野成德高望重的治水领袖白沙老爷,及至神化后仰之弥高的白沙大帝。他是一个低调的隐者、创造性治水的智者,他无私付出福泽后人,两岸子民感念他的恩德,为其建庙供奉。歆享2000年来不绝人间香火的卢文台,其从人而神之路,既是世道人心的指向,更是对后人道德的指引。让卢文台永生的是他关联着百姓衣食的治水之功,他滴落的每一滴汗水都在子民眼前,他奔走的身影、身体的温度,润泽着2000年来的白沙人。

 

卢文台的七次加封

 

唐广明元年(880)封武威侯

制曰:“干旱为忧,祷雨必应,灾蝗肆戾,入境俱消。”

后梁开平二年(908)吴越钱鏐天宝一年封保宁王

书曰:“屏汉室作之奸宄,救吴田之干旱。”

宋政和三年(1113)封昭利侯,赐庙额昭利

宋淳熙十年(1183)封灵贶侯

宋嘉泰元年(1201)封孚应侯

嘉定十年(1217)加封广济王

元至正十八年(1358)封忠烈王

 

喜欢 (3)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