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爱、有希望,家还是完整的

要闻 周轩

“咳咳,咳咳咳……”还没看到人,就先听到了赵会芹咳嗽的声音。昨天,在金华广福医院的住院部,记者见到了43岁的赵会芹。化疗留下的后遗症,羸弱的身子,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剪成了寸头,病床边站立着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胡有新,他正拿着饭勺,小心翼翼地喂着饭。说起自己的妻子,面前这名七尺男儿瞬间红了眼眶:“我老婆年纪还那么轻,而且我的两个孩子还那么小。”

现实打不垮相依的心

婺城区莘畈乡祝村胡涂口自然村,一个人口还不足100人的山区自然村,48岁的胡有新一家四口人就住在这大山深处的两间土墙黑瓦中:一个年过七旬的老母亲,一个8岁的女儿,一个3岁的儿子。生活虽然清苦,但妻贤子惠,一家人的生活也是其乐融融。

由于家里地处山区,一家人的收入大多来源于外出打工。2001年一场意外,造成胡有新右手的两个拇指被截肢,造成四级伤残,身体所遭受的巨大痛苦差点打垮了胡有新。“还好有我的老婆在身边,她一直鼓励我、照顾我,带我走出困境。”胡有新回忆着那段艰苦时刻的点滴,眼里充满着柔和,“虽然,我们的生活条件并不好,但我们还年轻啊,而且儿子女儿聪明又懂事。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跟我老婆谈我们的以后,谈着以后孩子们长大的事,谈我们老了的生活……”

但就在2015年4月份,现实的闷棍狠狠地给了胡有新一击。“你的妻子现在是胃癌中晚期,而且正在恶化,必须马上入院治疗。”中心医院的一纸体检报告宣判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从那一刻起,胡有新的生活开始围绕着医院转,金华中心医院化疗了5次,广福医院化疗了6次,还有要加上20多次的放疗。一次又一次的好转、恶化,就像符咒一般缠绕在胡有新一家。

“我应该早点带她去医院看看的,早点发现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但她总推说没事没事。”相对于赵会芹表现的坚强,胡有新显得有些懊悔不已,“她还反过来安慰我说一切都会好的,明明该好起来的是她啊。”

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他们一家奔波在各种不同医院,但病情时好时坏,最近的检查报告中,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腹腔和胆管了。说起以后,胡有新显得有些无奈又坚定:“现在,为了治病,光医药费已经欠了十几万元的债了,也有的人劝我放弃,但我老婆一个人从云南跟我回到了金华,这个家不能没有她,孩子离不开她。她当初都没有放弃我,我又怎么能放弃她呢。”

孩子的微笑是最大的力量

翻开赵会芹的微信朋友圈,内容不多,全都是她的两个孩子的日常,女儿穿着云南特色服装开心大笑的照片、姐姐和弟弟一起嬉戏的照片……透过照片,仿佛可以看见赵会芹曾经的笑颜,而现在的她,已经被病痛折磨的连吃口饭也觉得辛苦。即便她仍躺在病床上,但她最惦记的还是两个孩子。只要身子稍微好转一点,她就开始“轰”胡有新回家:“我自己有力气,能去买菜买饭,你快回家去看看,婆婆年纪那么大,一个人照顾两个小孩,我不放心。”

“你的愿望是什么?”“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妈妈的病快点好!”还记得一次爱心人士来探望留守儿童,他们的女儿胡一菲的回答。事后的老胡得知后,瞬间湿了眼眶,他告诉笔者,他的儿子和女儿真是乖巧的让人看着心疼,知道妈妈生病后就更加听话了,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也从来不哭不闹。

“我女儿胡一菲,是班上的班长呢,可聪明可爱了,只要见了她的人都喜欢她。”谈到自己的孩子时,胡有新皱着的眉稍稍松开了一点。前不见,他们的女儿还代表了学校参加了区里的舞蹈比赛。她知道妈妈治病花了很多钱,因为参加比赛要交服装钱,她还特意找了胡有新商量。“虽然手头真的紧,但不管怎样,我都支持她去。孩子是我们的未来,”胡有新说道。

“老胡,要不趁着这几天我身体还好,让孩子们来医院看看吧,好久没见了,怪想他们的。”赵会芹努力避开挂着吊瓶的手臂歪着身子对胡有新说道。“嗯,好的。你好好养病,这周末我去接他们。”长久的沉默后,胡有新渡步走到了室外,点燃了一只烟,狠狠地抽上了一口。

这对苦难夫妻就这样相互搀扶着,走过一路风雨。但面对病榻上的妻子,想起家中的一双儿女,胡有新的眼里盈满了泪水。他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包括妻子日趋严重的病情,包括一双年幼的儿女,包括家中年逾七旬的老母亲,包括家中的10多万元债务……

如你有意帮助这对患难夫妻,请打电话联系胡有新本人或本报记者,我们将转达你的每一份爱心。

胡有新电话:18395959037

本报记者周轩 通讯员戴建东 朱慧敏

喜欢 (0)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