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支教老师走了》后续报道 新学期,十几名支教老师再赴莘畈小学

文体 赵如芳

【背景:

2013年5月,市区的古筝老师胡晓燕响应晚报号召到婺城区莘畈小学支教,一年以后,因为生育,支教工作暂停。之后,她患上直肠癌,有心支教,无力前行,于今年4月病逝。
今年5月,受胡晓燕事迹的影响,市区17名文艺志愿者联起手来,组成“公艺爱心服务社”,走进莘畈,继续山区学校的支教事业。】
9月5日,市区十几名文艺志愿者驱车赶到婺城区莘畈小学,给那里的孩子带去了新学期第一堂艺术课。
一个暑假过去了,志愿者们依然保持着支教初衷,他们之前捐赠的乐器也完好如初,孩子们的求学欲望也依然强烈。
古筝、二胡、唢呐、中阮、笛子、琵琶、打击乐……各种乐器在大山里响起,交织成一曲动听的乐章。

暑假里,她两度驱车去支教

5日中午12点,浙江婺剧团的琵琶演奏员毛凌燕来到莘畈小学,教4名学生弹奏琵琶。学生们弹得不错,她很高兴,特意表扬了他们。
莘畈小学校长倪元迅说,学生们的表现与毛凌燕在暑假仍然坚持支教有关。暑假期间,毛凌燕担心学生放假在家缺乏练习,特意抽出时间,两度驱车赶到莘畈小学,为3名学生一一指导(其中一名学生到江西与父母团聚)。
“学习乐器,正确的指导和勤奋的练习缺一不可,暑假是练习乐器的大好时光,不练就容易生疏。”毛凌燕告诉记者。当然,她这样做还有另一个目的———与其他乐器相比,琵琶上手要稍微慢一点,支教团打算在莘畈小学成立民乐团,她不想拖后腿。
上完新学期的第一节琵琶课,毛凌燕依然不忘她的老规矩———让莘畈小学的老师每天将学生练习琵琶的场景拍成视频发给她,“既然去支教,就一定要教好。”毛凌燕如是说。

一边调适乐器,一边辅导学生

支教4

支教3

新学期的第一课,支教老师们大多双管齐下,一边调适乐器,一边辅导学生。
九韵琴行的唢呐老师盛俊繁到教室后,先拿过两名学生的唢呐,取下哨子,查看一番后,拿出自带的剪刀、打火机等设备,调整哨子开口的大小,又用砂纸将哨子刮薄。“吹唢呐,哨子很关键,哨子的开口要小一点,适合小孩子吹。”盛俊繁调适一会,试吹两声,接着再调。
调适乐器的过程有点慢,为了不耽误时间,盛俊繁在黑板上写下一首小曲,教两名学生吹,“第一个3,吹一下”“手放平”“最后一个尾巴不要挂下来,用舌头顶掉”……盛俊繁手不停,嘴也不停。
同样,海韵古筝馆负责人刘永涛到了教室,也是拿出工具先调适古筝。为节约时间,他也是一边调适一边让学生复习上学期教过的基本手势。古筝调适完了,他又手把手教新的内容。

膝盖破皮,依然站起来吹唢呐

支教剪支教7

5日中午12点多,莘畈小学四年级的张豪和盛舒阳趴在桌上,认真地听浙江婺剧团的大提琴演奏员丁楠心教五线谱。
“你们看看,第三间上的这个音符是什么?”丁楠心问两名学生,张豪说是1,盛舒阳说是2。一连几个问题,两人的回答都不一样。丁楠心重新在纸上画五线谱,重点辅导盛舒阳。张豪在边上等了一小会儿,有点坐不住了,不停地催促:“老师,怎么还没轮到我?该辅导我让我回答问题了。”如饥似渴的求学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在学习唢呐的教室,四年级的张文轩很听话,站在那里不时地吹,小脸涨得通红,两个酒窝格外显眼。吹了十几分钟,老师让他休息下,他先是用手揉揉腮帮子和下巴,觉得有点酸,又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摸摸膝盖。老师这才发现,他的膝盖红红的,好像是擦破了皮,他说是前几天不小心碰伤的。尽管如此,只要轮到自己吹,他都会站起来,规规矩矩地吹着,绝不偷懒,老师也夸他吹得不错,进步很快。

“大学生”们学会了,再教小学生

支教2

支教5

支教6

“右右,右左右……”在学习打击垫的教室,莘畈小学校长倪元迅站在讲台上,指着黑板上的字符,带领3名学生一起念。讲台下,浙江婺剧团司鼓手陈伟阳指点着3名学生该如何打。
倪元迅的身份有点特殊,当陈伟阳讲解的时候,他是学生,要先学会打击知识,之后他又成了老师,带领3名学生练习。这种双重身份的“大学生”,都是莘畈小学的在职老师,目的是保障支教成果。
“大学生”们都很尽责,他们辅助支教老师管理学生,又带领学生练习。在学大提琴的教室,莘畈小学的老师范梦雅教盛舒阳认五线谱,以加快学习进度。在学中阮的教室,莘畈小学的一名女老师和4名女生坐成一排,聆听着浙江婺剧团乐队主吹黄小锋的讲解。一个小时的艺术支教课结束了,黄小锋要走了,这名老师依然一遍又一遍地带领她们练习,有学生弹得快了点,她会提醒说:“不要急,黄老师说了,不要还没会走就想着跑,再来,弹,挑,弹,挑……”
初秋的阳光照耀着莘畈小学的校园,七八个教室里声乐阵阵,这些声音也许还很稚嫩,但感情充沛,饱含爱意。这些爱,来自已经去世的支教老师胡晓燕,也来自同样心系山里儿童的文艺志愿者们。

文/摄 本报记者 赵如芳

喜欢 (6)or
分享(0)
金华晚报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jinhuawanbao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